2016年7月11日星期一

黨員大還是黨議員大?英國政壇大重編臨近?

千呼萬喚的英國工黨黨魁應該今天(11日)揭幕,工黨議員在脫歐公投向黨魁高斌(Jeremy Corbyn,左面照片)逼宮多時,最終都發現他不會自願下台,原影子內閣第二號人物的伊安琪(Angela Eagle,右面照片,照片來自BBC)週末期間宣佈啟動黨魁選戰,在11日正式宣佈出馬挑戰高斌的黨魁地位。


工黨的黨魁選戰,將較保守黨更複雜及更有更多爭拗,因為高斌這次不是自願下台,究竟他是否需要再獲取工黨下議院及歐洲議會議員的提名(門檻為51),然後才能由全黨黨員選擇,引起爭拗。高斌認為不需要,但要他下台的人士認為需要。

工黨執委會將在12日研究相關黨章條文,如果認為高斌需要再爭取議員提名,高斌獲得51名議員支持的機會近乎零,而高斌一定會入稟法院,把黨的事務交由法院處理。

另一個程序問題是哪些人有權投票。首先,究竟「黨員」的定義如何劃界?第二,公眾是否有權投票?

在去年黨魁選舉中,在最後關頭突然湧出大批工黨黨員加入,外界相信是極左翼份子,他們是想高斌當選。另外,去年,公眾只要支付3英鎊,就有權參與黨魁投票,但事後發現,不少人是來搞事,甚至是其他政黨支持者,刻意投給一個不可能打贏下屆大選的人。近日,突然又有大批人士加入工黨,反高斌的工黨人士一定會阻止去年的情況重演,這又一定會惹來支持高斌的一派反擊。

說到這裏,大家都會發現一個問題:在黨魁選擇以至黨的路線上,究竟黨員大,還是黨議員大?英國政黨近年引入黨員投票,是希望黨魁有更大認授性,並選出一個更貼近民意的黨魁。然而,從高斌的例子來看,你覺得他是更貼近「整體」選民的黨魁人選嗎?

大家相信,高斌在基層工黨黨員間仍獲強大支持,他在黨魁挑戰中仍有很大勝算。然而,問題來了——英國是實行議會制,黨魁是要獲國會內的同黨議員支持才能工作,而工黨下議員已經以172票對40票通過對高斌的不信任動議,這百多人,尤其是近日辭去影子內閣職務的議員,是不會再跟高斌共事,於是出現一個80多歲的議員可以加入影子內閣,當「前座議員」的怪事。因此,如果工黨黨員仍是選出高斌做黨魁,那百多名工黨議員一定會出走,另立黨團甚至另立新黨。

同樣的問題,在保守黨也有出現。目前是內政大臣文翠珊(Theresa May)及能源國務大臣利雅華(Andrea Leadsom)之爭,以政治歷鍊來說,利雅華遠不及文翠珊,她所獲的保守黨議員支持也很低,但利雅華是脫歐派,而保守黨基層黨員是較該黨議員更傾向脫歐的,他們會否因為文翠珊在公投中支持留歐而寧願投給利雅華呢?

更甚者,公投顯示,英國(以至全球)的反建制/反精英情緒十分高漲,獲大量同黨議員支持,會否在由黨員投票的選舉中反而變成負累呢?

工黨只是在野黨,再由高斌領導,殺傷力尚能控制(但也不少),但想到保守黨選出的不只是黨魁,更將是首相時,而一個剛說「自己有兒女,對手沒有,因此自己較適合做首相」的利雅華可能做首相,你就不得不抹一把汗?

更重要的是,脫歐公投可能英國政界大重編。正如上述,如果高斌再當選黨魁,或是工黨議員不讓他參選,工黨將立即分裂,而今年出現這情況的機會極高。保守黨分裂的機會暫時仍很低,但大家不能抹殺利雅華做首相的情況下,如果真的由她做首相,相信保守黨也會有不少議員退黨。

不要少看英國政界大重編的重要性。英國的選舉制度,令第三勢力一向難以撼動兩大黨,英國對上一次政界大重編是上世紀20—30年代,工黨取代自由黨,成為與兩大黨之一,保守黨—工黨體制在英國已運行了約80—90年,而再之前的「保守黨—自由黨/托利黨—輝格黨」對抗的體制,同樣也是運行了接近一世紀。因此,大家可能正經歷一世紀才會出現一次的英國政壇勢力大洗牌。

這種在英國極其不利第三黨的選舉制度下,仍能出現的政界大重編,觸發的因素當然不是上述的黨內人事鬥爭這麼簡單,而是英國經濟及社會情況已出現了累積多年的大改變,令政壇勢力的連橫合縱也要改寫,適應新時代。英國刻下的改變,跟歐洲以至全球基本上一致,例如我在5月寫及奧地利大選的文章<當綠黨人也可當選總統>,談到的都是這情況。至於詳細,稍後再寫。

延伸閱讀:
英國《獨立報》社評:Schisms in both Labour and Conservative parties could add extremism to instability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