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6日星期二

莫斯科推「愛國版Pokemon GO」

Pokemon GO昨天(25日)來到香港了,上架不到一、兩小時,已在街上看到不少人在玩了。莫斯科也乘著這股熱潮,市政府表示會推出「莫斯科歷史版Pokemon GO」,8月底上線,唯一分別是玩家要在市內捕捉歷史人物,而非捕捉精靈。(圖片來自官方公佈新聞稿)



這個遊戲程式名為「認識莫斯科.拍照」,市政府自己都說,玩法跟使用的技術基本上與Pokemon GO一樣,主要分別有兩項:一、當你「捕捉」了歷史人物後,你只需要跟他拍照,程式會用3D技術把這個歷史人物呈現出來;二、Pokemon GO的精靈出現的地點應是隨機,但莫斯科這個遊戲,歷史人物是在固定地點出現,那個地點是要跟那個歷史人物有關連的。

遊戲中的歷史人物包括一些沙皇,例如彼得大帝、伊凡沙皇(Ivan the Terrible),也有蘇聯時期搖滾巨星Viktor Tsoi、全球第一個上太空的太空人加加林(Gagarin)、作家普希金(Aleksandr Pushkin)、科學家兼俄國首間大學創辦人Mikhail Lomonosov、作曲家柴可夫斯基(Pyotr Tchaikovsky),甚至法國的拿破崙也有。

莫斯科其實去年已推出這款遊戲,但效果很差,因為設計者是在相關地點刻了真實的標誌,來讓玩家找到相關地點,而這些標誌卻經常被劃花或因天氣問題而破壞。現在有了Pokemon GO,設計者便乾脆改為仿效Pokemon GO,用網上地圖及定位技術。

市政府表示,這款遊戲純粹有2個目的,希望讓市民多認識自己城市的歷史,並希望市民多點外出,在街外逛逛。

不過,一個俄羅斯城市推出一種模仿西方/日本潮流的東西,難免會有政治聯想。

英國《衛報》玩「食字」,稱呼這款遊戲做「靈異版Pokemon」(Pokemon Ghost)。具濃烈美國意識形態的歐洲自由電台就稱為「愛國版Pokemon GO」。理由很簡單,儘管Pokemon GO仍未在俄羅斯推出,但俄羅斯已有不少人在玩,一些國內民族主義份子已稱之為魔鬼,是為了讓俄羅斯沉迷玩樂而不事生產的陰謀,甚至認為是9月俄國國會大選前用來在俄國製造社會混亂的技倆,要求禁止Pokemon GO。

另外,每當西方有些潮流玩意時,俄羅斯都會出現「仿效版」,一方面是賺錢,但另一方面也有推出俄版、好讓國民不為西方物品沉迷的意味。

2 則留言:

  1. 这游戏概念其实并非特别新。寻宝游戏在 Amiga 时代就很流行了,那是 1980 年代初期吧,老公小时候在 C64 上常玩的。 我自己小时候特别喜欢玩日本光荣出品的大航海时代 II,驾着小帆船在屏幕上满世界去找 “宝物”,发现新的城镇村落,或者跟各地美女们喝酒谈心(误)。玩多了以后世界地理考试成绩突飞猛进,哈哈。 现在这种城市寻宝游戏,概念还是一样的,不过加载了移动 (mobile) 和增强现实 (AR) 技术, 不必坐在电脑面前玩,并且能融入现实情境, 受众更多也就更流行了。

    近几年,世界各地 City Tablet Tour 之类的游戏也是慢慢流行。去年东家在美因茨搞活动的时候, 还专门有组织大家一起分组玩。每个小组 5,6 名成员,分到一个平板电脑, 上面有这个城市的地图,地图上标出若干任务点。 到了某个地点以后,必须完成某项任务, 比如找出某间老字号店铺的某个“秘密”, 或者唱出当地镌刻在墙上的一首歌, 种种诸如此类五花八门的不同任务,非常好玩。我有拍过一些照片。 不少照片中,大家正在某些名胜处埋头(或者抬头)解题: 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5/10/mainz.html

    另外,记得去年到巴塞罗那参观 Casa Batllo 时,那里刚刚推出新开发的 AR 导游平板。 每到一个房间, 那块导游平板上就会出现一些海洋生物,叠印在房间的三维照片里,游来游去,很贴合设计师追求的海洋世界感觉。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5/11/passeig-de-gracia-casa-batllo.html

    类似这样的应用会越来越多。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聽過人說,無論技術(AR及地圖定位)及遊戲概念都不是很新,這間公司自己都出過Ingress,但他們就是把所有東西拼湊在一起(包括marketing、有十分知名的角色等等),而且配合天時,所以十分歡迎。

      跟iPhone一樣,智能手機也不是蘋果首創,黑莓早已有,甚至諾基亞也較蘋果早很多做過,但就是iPhone結合所有東西,成為首個成功智能手機,帶動風潮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