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日星期一

家在德國 心繫埃爾多安

德國科隆市在31日進行了支持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抗議7月中未遂政變的示威,估計有2萬至4萬人參與(上面為德國電視台ZDF影片截圖)。

這麼多德國人聲援埃爾多安,因為德國是土耳其以外,土耳其社群人數及人口比例最多的歐洲國家,「挺埃」示威的參與者都是德國籍土耳其裔人。示威反映德土兩國淵源甚深,但德國人近日覺得這種特殊關係十分麻煩。

德國有大概300萬土耳其裔人,佔全國人口大概3%,他們主要是二戰後因西德勞工短缺而引入的外勞及其後代,這些外勞稱為「Gastarbeiter」,意指「客人勞工」。

德土關係可追溯至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德國與當時的鄂圖曼帝國已關係密切,兩國帝國在一戰時是盟友,並非偶然。而目前,不少土耳其裔移民第二代甚至第三、四代在德國社會已躋身菁英階層,綠黨其中一名聯席黨魁便是土裔人。

原本,德國應該「慶幸」自己最大的穆斯林社群是土耳其人,因為相對於英國及法國來自南亞、中東及北非的穆斯林,土耳其是嚴守政教分離原則,因此極少土耳其人會以伊斯蘭的名義來進行恐怖主義活動——這也解釋了,為何近幾年伊斯蘭激進主義威脅升溫之際,又或是難民問題期間,德國人不會覺得有伊斯蘭恐怖主義威脅。

然而,埃爾多安在國內越來越專制,不只國內土耳其人,連海外土裔社群也越來越分化。這個矛盾終於因未遂政變而在德國浮現出來。

非土裔德國人普遍對埃爾多安反感,覺得他是專制、甚至是獨裁者,與德國價值觀相反。偏偏德國國內有不少土裔人支持他,這令其他德國人有點感冒。

而且,在未遂政變後,「挺埃」土裔人士越來越高調表態支持埃爾多安,有時甚至恐嚇「反埃」土裔人,例如網上的留言欺凌,在德國土裔社群中已製造出恐怖氣氛。非土裔德國人及大部份德國政黨都覺得過了火位。

更大問題是,埃爾多安會否借這班土裔人士影響德國輿情及政策呢?例如,之前有人在電視台朗讀諷刺埃爾多安的詩句,埃爾多安決定在德國提出起訴(在德國,法例規定,侮辱外國領袖是可以刑事起訴的),他是有可能利用德籍土裔人去鼓勵德國支持他的主張的。

說的嚴重一點,就是這個社群會否變成德國的「第五縱隊」?(儘管德國國內未有政客或媒體說到這個地步)

即使不對埃爾多安反感,德國人至少開始感到麻煩。德國土裔社群中,有挺埃也有反埃,這兩班人把土耳其的國內政治爭論延伸到德國繼續。在31日,科隆同時有另外幾場批判埃爾多安的示威,發起的分別有土裔人士、一般政治組織及反穆斯林的右翼團體。科隆警方十分擔心這些人會打起來,盡量把這些示威區隔。

各州份中,又以科隆市所在的北威州(North Rhine-Westphalia)最頭痛,因為該州擁有最多土裔人,州長Hannelore Kraft近日便呼籲:「不要把(別國)國內政治衝突進口到你已選擇定居的地方。」

5 則留言:

  1. 這個問題,加拿大人亦有問年來在多倫多登打士廣場支持「西藏是中國一部份」的大陸人,以至近日支持中國在南海「一點也不能少」的本地大陸社區領袖。雖然有關質疑沒有太過公開(畢竟國內香港人——包括我——也不少,他們對中國大陸的價值觀十分不認同),但不是沒有聽過。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首先抱歉我下面要说的跟网主这篇文章关系不大。 个人觉得 “价值观” 其实包含许多面向(或者说维度, 即英文中的 dimension)。 中国大陆的价值观,领土纷争方面我不是十分了解 (毕竟我不是文史专业出身,平日也没有太多时间研究有关法律史料和典籍)。 但是, 中国价值观的不少面向, 比如尊师重教, 等等这些, 其实并不落后于时代, 我出国十多年了都非常认同。 我自己念的中学,班干部和每学期期末的三好学生,都是全班学生民主投票产生,并非由老师指定,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我现在中国度暑假, 街上到处可见宣传我国 “核心价值观” 的标语, 大致是富强, 文明, 民主, 法治, 等等等等。 当然这些东西到处在宣传, 说明实际上还没有做到, 甚至做得很不够, 但是至少中国人民也是在追求这些东西的。 民主法治这些东西我是很认同的。

      个人觉得, 作为一个生长于中国的世界公民, 无论在何时何地, 咄咄逼人当然不好, 但是也不必妄自菲薄。 不亢不卑, 坚持理性和礼貌是个应有的态度。

      刪除
    2. 「无论在何时何地, 咄咄逼人当然不好, 但是也不必妄自菲薄。」

      這其實是我想指出的問題。同樣問題在回教徒間亦相當明顯。近日的Burkini爭議,部份原因就係有一些較保守回教教士堅持女士要這樣穿,甚至熱切傳教,有影響整體社會跟從的傾向。這些較保守人士偏偏卻較多被報導(記得這篇文章就說過媒體偏偏不激進不報:始終要銷紙嘅)。加拿大安省的性教育課程同樣亦受到不少少數族裔反對,但就除了少數族裔,不少人對他的反對癡之以鼻……

      例子還有很多,但總體歸結為一句,就是少數族裔一廂情願,又未能表達出樂意溝通的意向,更無意令主流社會理解他們的立場。加上(在土耳其和南海方面)政權形像低落,政體獨裁,不少人因被迫害出走,在國外大事宣揚自己被迫害經歷,自然形象不佳,亦自然冇人「聽你支笛」。

      桑先生,我或許比你激進,我比較側重自己的加拿大人身份,當然也是世界公民,因為我覺得加拿大的「多元文化政策」正是為全球各族融和做實驗。我不認為我們好成功,但這是人類社會進步一環。至於所謂中國人身份……Well,中國人或許道德境界高,但千年以來一直獨裁,所謂道德,也不過為政權服務;結果禮教吃人(魯述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虛偽;如果中國不經一場轟天地的文藝復興(到春秋戰國時的百家爭鳴)根本不能得救。

      或許我未能一時三刻能闡明這些理念,你亦可能覺得我想法太過可恨,但這是我所想的。

      刪除
    3. 因为回覆比较长,有九成可能会被 blogspot 的留言系统自动羁押,所以写在我自己的网志里了,这样排版和加链接也比较方便。还请 Leung 先生移步,谢谢。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6/09/titus-leung.html

      刪除
  2. 刚刚在这篇有个留言被系统自动羁押,假如没什么问题的话,可以请网主帮我放出来吗?谢谢先。另外,记得blogger的控制页面有个人机验证的设置功能。方便的话,网主不妨开启一下。留言者主动进行人机验证以后,误关率会大大降低,既减少访客的不便,又为网主减少工作量。那个验证十分简单,访客在发布留言时打个勾就可以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