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英國假郵票泛濫疑來自中國 國安專家:等同中國發動經濟戰

英國近日湧現大量假郵票,導致很多人被罰款5英鎊。 《電訊報》星期三晚報導 ,這些假郵票應該來自中國,保安專家和一些議員斥責中國形同發動「經濟戰」,跟「印製假鈔」沒有分別。

波匈疑歐保守聯盟逐漸成型

波蘭執政黨法律與公義黨(PiS)領袖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左面照片)在6日晚上於波蘭南部與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右面照片,兩張照片來自路透社)會晤近6小時,儘管兩國政府都沒有透露二人談了什麼,都這次會晤都引來歐洲政界矚目。歐爾班在任5年一直不斷與歐盟有爭拗,他與政治立場十分接近的卡欽斯基會晤,令人揣測,兩國政府會加強合作並協調政策——尤其是在與歐盟爭拗及削弱國內人權。兩國合流,恐怕歐盟圈子會十分頭痛,也會是未來數年歐盟一個重要趨勢。



卡欽斯基與歐爾班在個人風格方面十分相似,都是以發表誇張、挑釁言論(或曰敢言)而見稱,而卡欽斯基2011年亦毫不諱言,欣賞歐爾班勝出大選並個人民望高企,希望PiS可向對方學習。

對於歐洲政壇而言,最重要的還是二人的政治意識形態十分相像:在國內政治上,二人(或二人所領導的政黨)都傾向加強政府控制、削弱民間力量,以鞏固政權,重點控制對象是媒體和法院,所有公營機關,諸如央行等,都會盡快委派自己人執掌;在文化立場上,二人都主張自己國家以至全歐洲亦奉行保守、天主教(或廣意基督教)的文化,亦十分民族主義,經常訴諸國家在歷史上面對的不公,例如卡欽斯基之前經常重提納粹德國侵略波蘭;在經濟問題上,二人支持政府干預,例如去年出現不少國民還不清按揭貸款的問題,歐爾班便直接介入,強迫銀行削減還款額;在歐洲問題上,二人被撥入疑歐派,經常挑戰歐盟機關的主張。

最明顯的便是難民問題,二人強烈反對歐盟和德國默克爾(Angela Merkel)接收難民的政策,而除了實際上歐洲沒有這個能力外,二人都敢於直接訴諸宗教原因,認為歐洲是基督教文化,大批穆斯林湧入會削弱歐洲文化,當中歐爾班更可說是這一派的領袖。

波蘭上一屆政府親歐,即使都十分抗拒接收難民,但未至於全面與歐盟對抗。不過,隨著PiS去年10月上台,「波匈聯盟」逐漸成型。

這個波匈聯盟某程度上反映了東歐與西歐的分歧,基本上東歐社會整體上都持有上述保守、民族主義及「疑歐」的立場,只是程度分別而已。東歐有個Visegrad四國集團,當中除了波蘭和匈牙利,斯洛伐克現政府的立場跟波匈兩國都差不多,去年難民問題期間,總理曾說過「我們國內連一間清真寺都沒有,可以如何收容這些穆斯林難民」。捷克則是總統立場與另外3國相似,總理則較親西歐。

究其原因,主要是東歐與西歐在冷戰期間的不同經歷,導致兩地的歷史記憶有很大分別。對於西歐、亦即歐盟主流/「舊成員國」,他們的最主要歷史記憶是二次大戰及納粹德國,因此他們在社會問題立場會十分自由派,亦盡量放低民族主義;對於東歐前共產國家,他們的歷史記憶是共產獨裁統治,以及90年代政經局面失控,因此他們最擔心的是政府不能鞏固權力,而且民主政治架構仍不成熟,亦會擔心自己的民族身份及自主權會好像共產管治年代般,遭蘇俄遏制,他們會十分強調民族自主。

另外,在冷戰期間,西歐多國都接受了不少移民,已變得文化多元化,但東歐國家在冷戰期間是封閉的,不會有亞非裔移民,即使冷戰後,他們經濟水平仍遠不及西歐,那會有人移民當地?這亦解釋了西歐在社會議題較自由派/包容,但東歐相對保守及不包容,因為他們的人口構成是頗為單一的。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英國假郵票泛濫疑來自中國 國安專家:等同中國發動經濟戰

英國近日湧現大量假郵票,導致很多人被罰款5英鎊。 《電訊報》星期三晚報導 ,這些假郵票應該來自中國,保安專家和一些議員斥責中國形同發動「經濟戰」,跟「印製假鈔」沒有分別。

議長當選總統 確立斯洛伐克親俄路線

斯洛伐克星期六選出親俄的 Peter Pellegrini 【文首照片中】為新總統 ,進一步確立斯洛伐克是目前第二個親俄的歐盟國家。

稱威脅國家安全 瑞典遞解中國網媒主編

瑞典傳媒星期一報導 ,瑞典已把一名居瑞近20年的中國女記者遞解出境,終身再不得入境,理由是她對瑞典構成國家安全威脅。

摩通CEO:要為美息升至8厘作準備

正當全球金融市場熱烈討論美國聯儲局何時開始減息,美國最大銀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CEO 戴蒙(Jamie Dimon)卻警告,大部份人對美國經濟可以軟着陸是太樂觀,並說摩通會為美國利率可能升至8厘而作準備。

歐盟調查中國風力發電機傾銷 Vestager:不容「太陽能板四步曲」重演

繼電動車後,統籌科技政策及主管競爭政策的歐盟執委會副主席韋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文首截圖) 星期二訪美期間宣佈 ,歐盟對中國製風力發電機進行調查,看看是否透過中國政府過量補貼而讓中國產品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