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FT:俄軍曾預演中國入侵時出動核武

英國 《金融時報》從西方情報消息取得外洩俄羅斯軍事文件 ,這是有關俄羅斯在什麼情況下會動用核武的方案,顯示俄羅斯動用核武的門檻較公開聲稱的政策低,而且俄羅斯有預演過一旦中國侵俄的情景,這個也屬於出動核武的情況。

歐議會大戰反貪處

在歐盟圈子,近日的話題應該是歐洲議會議員(MEP)貪污醜聞,4名MEP被揭發願意收取金錢,以換取他們替人在歐洲議會上對立法議案提出修訂。但醜聞不斷拖延,演變成歐洲議會和歐盟反欺詐處(OLAF,上面照片為OLAF辦公室,來自OLAF官方網站)的角力。
先回帶:醜聞始自3月20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一篇偵查報導,記者假扮成說客(lobbyist,西方一種職業,就是打正旗號說自己為他們代表的利益界別,游說議員官員改變政策),用8個月時間接觸了約60名MEP,期間明確提出,如果MEP肯為說客對一些法案作出修改,MEP可獲金錢回報。報章在20日點名說一名奧地利、一名斯洛文尼亞和一名羅馬尼亞MEP明確回應說接受這宗「交易」,報章在27日再踢爆多一名西班牙MEP亦答應條件。

奧地利和斯洛文尼亞的MEP已提出辭職,羅馬尼亞的已被其議會黨團踢出黨,而4名議員堅稱沒有犯錯。

但更大的問題來了:究竟這類事件,應該由誰調查?

歐洲議會固然應調查,因為事件一定涉及修訂議員操守守則,而且為保機構聲譽,好歹也要調查一下,如果真的犯錯,至少也讉責一下相關議員。不過,「刑事」責任呢?

歐盟在1999年設立OLAF,理論上是對付歐盟的欺詐舞弊案件,但歐洲議會議長布澤克(Jerzy Buzek)一直拒絕OLAF插手,尤其反對OLAF要求進入相關議員的辦公室收集證據,直至30日才同意OLAF作出「行政調查」,但仍拒絕對方作「刑事」調查,亦不能進入議會大樓內搜查。

據報,布澤克以及歐議會各黨團領袖的看法是,歐盟條約及相關法規只授權OLAF調查涉及歐盟預算的案件,例如爭取歐盟機關的一些合約,欺騙了歐盟機關,但這次事件與歐盟開支沒有關係。他們亦認為,歐盟沒有公共檢察機關,而且MEP有刑事豁免權,而有關豁免權卻是源自相關MEP的成員國政府,因此要相關成員國撤回那些MEP的豁免權才可追究刑事責任,而追究方面也應該由那些成員國的檢察部門進行。

但OLAF持相反意見,強調1999年的歐盟法令已寫明,OLAF可同時對涉及歐盟機關人員專業活動表現、那些人員可能違反職責的重大事實作出調查,又說歐洲議會、歐盟執委會和歐盟理事會曾簽下協議,准許OLAF調查任何不當行為,不一定要涉及歐盟開支才可以行動,並警告如果歐洲議會不合作,是違反歐盟條約(TEU)第13條(該條條文包括歐盟各機關要互相真誠合作)。

OLAF發言人即時說不接受歐洲議會最新讓步。雙方的角力應會持續,但十分明顯,至今已有超過10天時間,相關MEP應該早已把辦公室內的證據全部毀滅,就算OLAF可以入內也作用不大。

留言

  1. 我之前想過一個問題:
    如果歐盟官員偽照文書或貪汙,要用什麼刑法追訴呢?
    如果是照各成員國的刑法,那如果那個歐盟官員是雙重國藉怎麼辦?而且這樣量刑的標準不是各不相同?
    還是用總部所在地比利時的刑法?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破格准許工黨提出修訂 英議長面對不信任動議

英國國會辯論星期三出現混亂 ,下議院議長賀立紳(Lindsay Hoyle,截圖)在國會辯論由蘇格蘭民族黨(SNP)動議的呼籲加沙戰爭停火議案時,破格准許議員表決工黨提出的修訂議案,變相幫工黨黨魁施紀賢(Keir Starmer)拆彈,令SNP及執政保守黨議員集體離場抗議,兩黨部份議員向賀立紳提出不信任動議。

馬克龍:不排除西方派兵烏克蘭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星期一主持支援烏克蘭的國際會議上表示, 不能排除西方最終要派兵烏克蘭的可能 。

「伊斯蘭份子控制倫敦市長」 首相稱不能接受 Anderson拒為言論道歉

英國保守黨又出現新的政治爭議,已被暫停黨籍的保守黨國會議員 Lee Anderson 【左照片】稱「伊斯蘭份子控制了倫敦市長簡世德(Sadiq Khan)」,遭批評為恐回, 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右照片)批評言論錯誤,但Anderson拒絕道歉 。

【日股上次創新高】銀行股主導 Game Boy面世 北京民運遭鎮壓 柏林圍牆被推倒

日經平均指數星期四升穿泡沫時期間的高位,首度升穿39000點以上,除了展望日本經濟和股市前景,日本傳媒也回望對上一個歷史高位創下,日本和世界是一個怎樣的時代。

匈牙利國會終於確認 瑞典將成第32個NATO成員

拖了超過一年半後, 匈牙利國會星期一下午終於通過接納瑞典加入北約(NATO) ,全部31個成員國都完成確認程序,瑞典可趕及在今年年中峰會前成為北約第32個成員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