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9日星期二

同鄉同聲同氣

波蘭近日因為憲法法院及媒體法問題而與歐盟出現爭拗,歐盟執委會上週更罕有啟動程序,審查波蘭政府相關法例及做法是否違反法治。為了緩和雙方緊張關係,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左)18日在布魯塞爾,拜訪歐盟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右;照片來自歐盟官方網站),而在會後,圖斯克希望大家都不要太歇斯底里,甚至說他不太熱衷歐委會的做法,指出歐盟可在不啟動審查法治的程序下仍能處理今次爭拗。這有點奇怪,因為圖斯克立場明顯跟歐委會不同。

有趣的是,圖斯克自己也是波蘭人,他與杜達在會面後的記者會,便齊齊用波蘭語。



法官任命與媒體法爭拗
波蘭新政府去年11月上台,由於不滿上屆政府在國會會期結束前、明知自己會在大選輸掉下,匆匆通過憲法法院5名新法官的任命,於是新政府自己一上台又匆匆通過任命另外5人做法官,而同樣來自執政黨法律與公義黨(PiS)的杜達就只替後5名法官主持宣誓儀式。新政府同時修例,提高了憲法法院可通過判決的門檻。

同時,新政府又通過新的媒體法,讓政府可直委派人擔任波蘭三大國營傳媒機構的高層,且法例生效後,即時把現有高層解除合約,要重新委任。

這兩項做法令歐盟及其他歐盟成員國不滿,認為波蘭民主自由法治倒退,於是便有了歐委會審查波蘭法治的情況發生。歐盟是列明,這組織由有同一民主自由價值觀的國家組成,因此成員國有責任確保自己符合這些價值觀,而2009年生效的《里斯本條約》新設機制,讓歐盟可審查成員國的法治是否受損,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可暫停違規成員國在歐盟決策時的投票權。

在目前波蘭爭拗中另一令人側目的是,不少抨擊波蘭的歐盟官員,剛巧又是德國籍,於是波蘭又拿回納粹德國佔領波蘭的歷史來說。有德籍官員說,應該要讓歐盟「監督」波蘭,這立即惹來波蘭想起納粹德國「監督」波蘭的歷史,有波蘭官員該國不會重返「被監督」的狀態;此時又有德籍官員說,波蘭在「普京化」——而波蘭是高度反俄的國家。

這些言辭看似激烈,但如果有追蹤歐洲政治的話,其實不應對這類言辭意外、陌生,因為PiS之前執政,都是經常不斷地「納粹、納粹、納粹」來抨擊德國,當時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已經在任。只是波蘭過去8年都由相對親歐的公民綱領(PO)執政,令大家忘記了之前的情況才是常態。甚至,現在PiS在牌面上,總統杜達及總理施德露(Beata Szydlo)都不是黨內最疑歐的一派,二人發言算是較審慎,PiS都不是由真正掌握實權、火爆得多的黨魁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擔任總統或總理,因此,波蘭政府至今的言論已算克制。

當中歐人擔任歐盟要職
在上述背景下,杜達與圖斯克會面,而圖斯克又說出了跟其他歐盟官員不同調的話,便格外有趣。理論上,圖斯克或其他任何歐盟機關官員,都只是代表歐盟所有成員國的利益,不再只代表本身國家的利益,但從這番話來看,圖斯克的波蘭人身份,有影響到他的判斷。

這不是說圖斯克在偏袒自己國家,而是中東歐與西歐的看法有明顯的分野。此前說波蘭新政府與匈牙利同樣保守疑歐,便指出以中東歐國家來說,波蘭新政府的立場並非十分特別,只是程度而已。例如在難民問題上,圖斯克去年秋季起已表明不應門戶大開,立場與德國及歐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不同;而在輸氣管Nord Stream 2問題上,他同樣與由波蘭、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四國組成的Visegrad 4集團持相同立場,反對這個德國支持的計劃。

不過,圖斯克又不能跟波蘭現政府走得太近,他在記者會上也有暗示,媒體法及憲法法院問題有削弱到波蘭的國際形象。有人認為圖斯克也要顧及其他成員國及歐盟主流的看法,因此要在不太嚴厲攻擊波蘭及示意這些做法有問題之間取得平衡。我倒覺得圖斯克這取態,有個更簡單的解釋——他正正來自PO黨,是波蘭前總理,也是PiS的政治對手,現在PO的黨友才在國內不斷抗議PiS的做法,因此圖斯克不可能說得新政府的做法完全沒問題。

無論言辭如何激烈,大家都覺得,歐盟目前不想挑起新爭端,因此文首所說,暫停波蘭投票權,這情況出現的機會是零。難民問題已夠成員國之間慢慢爭拗,2月歐盟峰會又要處理英國脫歐問題。而且,更麻煩、國力相對較弱的匈牙利,歐盟想對付該國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都還未趕得走對方下台,他隨時在2018年大選可連續第3度擔任總理,實力強得多、好歹也是歐盟第6大經濟體兼中東歐龍的波蘭,歐盟哪可喜歡怎樣就怎樣對待?

之前文章:波匈疑歐保守聯盟逐漸成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