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驚現集體性暴力案件 默克爾今年挑戰更大


路透社本週較早時發出文章,指出過去10年雄霸德國政壇、黨內外都幾乎毫無對手能挑戰她地位的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她的政途今年會面對很大挑戰,因為她的難民政策開始面對越來越大的質疑聲音。剛好慕尼黑大除夕發生恐襲疑雲,封了火車站,以防襲擊發生,路透已警告,如果不幸地今年德國本土有伊斯蘭極端份子成功發動襲擊,默克爾的地位便岌岌可危。

正當大家焦點放在慕尼黑及恐襲威脅,挑戰到默克爾難民政策的卻原來發生在另一個城市科隆,而且不是恐襲,而是一班男性公然集體向女性施以性暴力的案件。


根據德國傳媒的報導,在大除夕晚,一大批青年男子向不少女士非禮及打劫,其中一名女子更報稱被強姦。犯案手法大概是:一批男子先扮作狂歡,乘機圍著幾名女子,不讓她們離開,或是推撞她們,以製造身體接觸的機會,再之後就撫摸她們身體及搶去財物。

我在Facebook專頁說過,不妨重覆:DW中文版以「性騷擾」來形容犯案行為,但根據不少傳媒的描述,案件涉及暴力行為,非禮時是十分粗暴及強行,遠遠不只是朋友/同事之間借機「吃豆腐」那種,因此我不會稱為「性騷擾」。至於「性侵」,部份英文傳媒用了「sex assault」一詞,而這又要看大家是否視「性侵」必須去到涉及強迫性行為的地步。

至於涉案人數,目前大概有90名女士已報案,而犯案男子,德國傳媒較普遍的說法是約1000名男子,但警方後來澄清,犯案人士沒有1000人那麼多。警方未能提供較具體的數字估算,但即使最保守的估計,說有上百甚至數百犯案者,肯定不為過,絕對不只幾名或幾十人犯案。

除了犯案者及受害者人數之多,案件有2點令全德國譁然的:1、這批犯案者似乎是協調過,是有組織行為,甚至似乎是事先已約好在那兒會合,然後分開幾小組去犯案,絕非一堆陌生人剛好在那兒巧遇而又一起想犯案;2、該處是科隆市中心的廣場,四周有主要火車站和主要教堂,是十分顯眼的地方,不是沒街燈的後巷。

當然,大家最留意一點的是,犯案者「似來自」北非國家。多名官員立即呼籲國民,不要因此而把所有難民或北非/阿拉伯移民都看作是強姦犯,但若說此事對德國民間看法沒影響,不會加深德國人對難民/穆斯林/北非及阿拉伯裔人的歧見,恐怕是癡人說夢,自欺欺人。「真難民」和穆斯林真的被這班害群之馬害得慘了。

默克爾及聯邦司法部長馬斯(Heiko Maas)都已公開譴責事件,默克爾稱一定要全力調查案件,德國會嚴厲對付犯案者。
在全國來說,這種事件會否慢慢變成常態,值得關注,因為漢堡在大除夕也發生同類案件,只是規模細得多而已。

對科隆來說,也值得留意,當地治安是否很有問題。新任市長雷卡(Henriette Reker)去年10月參選市長時,突然被一名男子用刀刺傷。兩件事是否都是個別事件?

案件以至難民問題會否成為默克爾沒落開始的導火線,還要觀察一段時間,但短期而言,很大機會第一個被祭旗的應是科隆市警察處長,警方在這次案件的處理廣受批評。

當晚大概9時開始,犯案者開始聚集,在凌晨零時前已不斷出現案件,警方當時還只當作普通醉酒鬧事,直至大概零時45分才決定全面呼籲現場的女士盡快離開並護送她們。

科隆警方亦被質疑後知後覺,甚至企圖掩飾。在1日早上發出的新聞稿,警方仍沒提及曾發生嚴重襲擊女士的案件,好像一切如常,之後開始透露有案件發生,但完全沒提及非禮等涉及性的元素,亦不提疑犯似是北非人士,直至在4日才發現事態嚴重,雷卡在5日才與警察召開緊急記者會。

最大問題是,警方到5日仍承認,對犯案者的身份或破案線索仍毫無頭緒,這意味案件似乎不會很快就偵破,令案件持續發酵多至少數天,加深德國社會——尤其是女士——的不安。

[文首圖片為德國ARD電視台影片截圖]

2 則留言:

  1. 今天斯洛伐克表示不再接收穆斯林难民,他们明白说: “我们不想在斯洛伐克也发生前几天在科隆和汉堡那样的事。” 很可能斯洛伐克不是这样做的最后一个国家。 今天 Brennpunkt 有说科隆这件事。 那些凶徒言谈间的张扬狂妄令一些在警界服务了近三十年的资深警察都深感震惊。 演播室里采访北威州安全部门一位负责人。 主持人说, 外界说警方不作为。 他很激动地说警方尽力了。 今年除夕在北威州部署的警力是前所未有地多,但这个州大城市密集,警力被部署到各大城市的各种高危地点,科隆火车站发生这样的事谁也没有预料到。 那些警察真的已经尽心尽力,出事后在现场不停不歇工作超过 12 个小时。 他越说越激动, 到最后说, 人们与其不分青红皂白指责警察, 不如感谢他们的辛苦工作,阻止了事情扩大。 主持人立刻结束了节目。 我相信这位公务员说的是实情。 眼下德国面临警力严重不足的问题。 我在脸书上已经提过,几个月来连续加班加点体力精神都透支的警察和其他公务员们即将离职休假,而且有可能每个公务员一休就休好几周, 届时德国会面临空前的公务员人手不足问题。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另一位在节目中接受采访的警方高层说,在德国犯罪成本太低是一个问题。 北威州有许多扒手流氓都是惯犯,被警察抓了又放,跟警察彼此都很熟了,但是德国这方面的刑罚太轻,警察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我觉得在当下, 加重对盗窃性侵的刑罚可能对德国普通民众有一定的安抚作用。 比如盗窃鞭刑强奸宫刑什么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