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

牛津首位女校長就職 批評政府干預大學日深

英國牛津大學第272任校長理查森(Louise Richardson,上面照片來自官方網站)今年1月1日正式上任,成為該校首位女校長,該校在12日舉行她的就職儀式。她在儀式中,談及牛津面對的三大外部挑戰——科技日新月異、全球化、以及成本上漲且面對衡功量值的壓力,以及三大內部挑戰——如何組織得更好,令牛津做得更佳?如何確保找到牛津希望收到的學生?如何確保大學內有自由討論的氣氛?

在這po,說說兩點較具爭議、較具時事性的挑戰。

談及控制成本的挑戰時,理查森引述美國哈佛大學前校長的話說:「如果你覺得教育是昂貴的話,那可以試試無知。」她提及,有很多因素令教育成本上升,例如新科技或招生成本,她指出這些錢是值得花、必須花的,然後話鋒一轉,批評政府:
「沒那麼必須支付的成本,是用以應付越來越官僚、越來越干涉及越來越沒那麼有用的規條,這方面的工作成本越來越高,而吊詭的是,這些規矩原本是設計來確保花在大學的開支物有所值。現在的結果是,這些規條使金錢上或是人才上的資源都不能再集中在研究和教學的重點任務。令人側目的是,沒有人嘗試衡量一下,這些措施有沒有效,亦完全看不到公帑資助的程度與官僚控制的程度之間有什麼關聯,但在大學質素與大學自主之間,就有無可爭辯的關連,亦有大量證據證明這點。」
政府以公帑是否用得其所為由,越來越介入大學運作,這現象在全球大部份地方都出現(美國或者是個例外,因為美國大學主要以私校為主),但英國政府去年11月提出高等教育政策檢討綠皮書,因些上述那番話,有說給政府聽的意味。

另一點較惹人側目的第3點內部挑戰,全文如下:
「我們要如何確保,我們能教育學生,既能面對複雜性,又能保持自己的信念,既敢於「搗亂宇宙」,又明白牛津教育不是一個舒適的體驗,不是旨在確保畢業後一定可謀生計?我們要如何確保,學生欣賞到,與他們感到反感的意念打交道是有價值,要透過說道理去改變他人的想法,同時又永遠對改變自己想法持開放態度?我們要何確保,學生明白,質詢及表達自由的真諦?」
這句說話,要放在牛津大學目前的一項爭議這背景,才能明白理查森想說什麼。

牛津大學其中一間學院Oriel College的建築物是擺放著倘大的Cecil Rhodes的雕像,而Rhodes是殖民地年代的英國政治家,十分富有,遺下一筆巨額資金,捐給牛津,至今仍有以他名命的獎學金,但他同時被批評為殖民主義者甚至種族主義者,因此近月校內有人發起,要把這個雕像拆走,認為前殖民地的學生經過時,會感到侮辱。

再說廣一點,英國全國大學生學會有一項名為「no platforming」的政策,即是一些持有問題立場的人士,大學不應給予他們平台發言。不少英國大學學生組織都有這立場。原本,這只針對種族主義者,亦不能說這政策完全沒道理,但近年有越來越多人遭學生發起要求杯葛的趨勢。理查森的發言,明顯是針對這一現象,並暗示要求拆除Rhodes雕像的訴求是過了火位。

至於其他挑戰,可自行閱讀她演說的全文。儘管她不可能詳細說明,但作為一個起點,看看大學目前面對的挑戰,也不錯的。

最後,循例說說這名新校長的背景。理查森是愛爾蘭人,在愛爾蘭名校聖三一大學(Trinity College)歷史系畢業,之後轉攻政治,先後在美國加州大學及哈佛大學碩士及博士畢業,之後在哈佛工作20年,先後擔任教授及院長,2009年轉往蘇格蘭的聖安德魯斯大學擔任校長。

她本身是恐怖主義的研究專家,在恐怖主義於「9.11」變成十分流行的研究前已從事這方面的研究,相信其中一大原因是,她是愛爾蘭人,自少便聽聞北愛爾蘭共和軍(IRA)的恐怖主義,甚至年少時被游說加入,而她又真的有朋友加入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