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泛左4黨組「新人民陣線」戰選舉 極右掌權機會漸大法股全週跌6.2%

法國國會大選離提名截止倒數2天,4個左翼政黨達成協議,同意合組「新人民陣線」(Nouveau Front populaire)合作出戰選舉,並在星期五公佈聯合政綱。另外,極右國民聯盟(RN)入主總理府馬提農宮(Matignon)的機會越來越大,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的中間派陣營越來越大可能敗選,拖累法國股市本週5個交易日全數下跌,全週跌了6.2%。

盧布跌至新低 低油價威脅俄國

俄羅斯盧布在19日大跌約5%,創下歷史新低,兌美元跌至約每美元報82盧布,繼2014年12月後,第二度跌穿80大關,兌歐元跌至約90盧布,而盧布今年1月還未結束,已跌了約9%,反映俄羅斯經濟面對很嚴峻的挑戰。

俄羅斯經濟環境嚴峻,主要因為俄國很依賴石油業,而國際油價今年已跌了約25%。

石油出口 經濟命脈
石油出口佔俄羅斯GDP大概三成——這只是指能源業直接貢獻,還未包括相關產業或間接製造的就業及產出,而俄羅斯這麼多年來,始終都未能改革經濟,包括把產業多元化,或是透過打擊貪腐、簡化行政等來改善營商環境,令俄羅斯經濟始終很受油價波動影響。

俄國去年經濟已收縮,估計今年都會全年收縮,很罕有地連續兩年GDP持續下跌。

下面是來自路透社的圖片(請點擊放大),綠色棒、右面數字,是俄羅斯1999年以來的GDP增長率,橙色線、左面數字是期間布蘭特原油價格的按年變化,你會發現,兩者有很高的關連性:

不只經濟,石油出口也直接佔政府收入約一半,油價下跌,政府收入也大減。財長在1月13日已要求各部門,今年額外削減開支10%。目前政府擁有的2個基金只有約1300億美元資金,看似很多,但如果油價持續低迷,而政府為了不引起民怨而不加息、不削減福利的話,這些錢很快用完。

目前俄羅斯政府是以國際油價今年平均為每桶50美元作假設,但現在已跌至30美元以下,即使跌勢停止,今年最低價不跌至10美元(這是渣打的預測),但肯定稍後也不會明顯反彈,今年全年平均價應該只有3字頭。

經濟差,資金肯定離開,盧布因此下跌。匯率跌也有好處的,因為若轉回盧布計價,石油出口的收入便高了,抵銷國際油價下跌的部份損失,亦減輕政府收入的跌幅,而且可刺激其他貨品的出口。因此,今年盧布只跌了約9%,已算跌得少,理論上,盧布跌幅要跟油價看齊,才能挽救經濟。

其他資源出產國也是這樣的,記得跟一個銀行經濟師談論澳洲經濟,他說,澳元過去二、三十年走勢一向是跟原料價格同步,原料價格若下跌,澳元便要以同樣幅度下跌,才能保住澳洲出口的競爭力。

進口變貴 食物短缺
不過,貨幣下跌有後遺症的,例如通脹會加劇,因為入口貨品的價格會提高。這對俄羅斯的打擊尤其大,其他原料出口國,例如澳洲,都尚算有出產其他產品的產業,但俄國大部份物資都要靠入口,而俄國通脹目前已超過15%,薪金就肯定沒加這麼多,退休金也確定增幅少於通脹,公務員連續第3年凍薪,實質收入減少,令俄國消費開支去年已減少了9%。

通脹高,也代表央行無可能減息,但俄國目前利率仍高達11厘,令商界不願借錢投資。

除了油價下跌,俄羅斯還因為烏克蘭問題而正在面對西方制裁,制裁削弱俄國企業在國際借款的能力,打擊其他國家與俄羅斯貿易的意欲。

若要比較,油價下跌的打擊遠比制裁為大,但制裁又加劇了油價下跌對俄羅斯的影響。

對於俄羅斯人來說,他們面對最大的影響會是食物短缺的危機。一方面,俄羅斯原本很依賴食物進口(以一個這麼大的國家來說,這很難想像),但盧布下跌,令進口食物變得昂貴,而且為反擊西方制裁,俄國已禁止大量國家的農產品入口,包括美歐大部份國家和烏克蘭,而早前又因為戰機被擊落,連土耳其食物也禁了。俄國政府已在推動國內農業,農業是少數有增長的行業,但問題是俄國農產品質素很低,俄羅斯人一定沒有飢荒餓死的危機,但只能吃質素差了的食物,實際生活質素已下降了。

失業問題反而不太嚴重,因為俄國頗多來自前蘇聯國家的外勞,例如塔吉克外勞去年少了10萬,即減少了10%,烏茲別外勞少了約33萬,減少了15%。俄羅斯先炒掉這些外勞,已可抵銷經濟差所帶來的職位損失。

這也反映出,俄羅斯經濟差,很多前蘇聯共和國也受影響,主要是中亞5國及高卡索的那些國家,這些國家跟俄國貿易往來,而且碰巧都以石油出口為,如果盧布跌了,這些國家的貨幣也要下跌,才能保住貿易優勢。

普京可捱多久?
不少人警告,今次油價跌勢之大及低迷期之長,可跟80年代末相比,而很多人都認同,80年代末油價低迷,是壓垮蘇聯、令蘇聯在1991年瓦解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現在很多人有陰謀論,覺得是美國刻意推低油價,以此來迫死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

目前俄羅斯人仍十分支持普京,因為他們相信,目前國家的經濟問題是由西方造成。而且,俄國經濟目前是差,但未至於即時崩潰。甚至,2014年12月反而試過俄羅斯急忙換美元歐元的情況,這情況現也沒了,似乎俄羅斯人已習慣了經濟寒冬的來臨。

現在的問題是,油價沒可能短期內反彈,甚至如果反彈,未來數年也不可能重回之前100美元水平,究竟俄羅斯可以捱得多長時間?對於普京,他可否捱到2018年下次大選時?

[文首照片來自俄羅斯衛星新聞網]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辣到會中毒!丹麥回收3款韓國三養辣雞麵

BBC報導 ,丹麥獸醫及食物管理局星期二發出聲明,表示南韓三養(Samyang)即食麵有3款產品的辣椒素含量過高,可引致急性中毒,要求回收,而購買了的消費者應該棄掉或退回給商店。

馬克龍解散國會提前3週後大選 瑪蓮勒龐:RN準備好重振法國

法國執政陣營在歐洲議會選舉大敗後,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星期日晚在投票結束後約一小時突然宣佈解散國會,3星期後立即舉行國會選舉,為法國以至全歐洲政壇投下重大變數。

制裁威豹 美國就俄烏戰爭向中國開刀揭開序幕

美國星期三公佈新一輪俄羅斯制裁,當中包括威豹金融押運護衛(香港)有限公司(VPower Finance Security Hong Kong Limited) ,但香港傳媒和坊間很少報導和討論,似乎只當這是 just another round of sanctions,未有察覺今次對「香港」公司的制裁跟之前的分別。

得票近20%擊敗極右 塞浦路斯YouTuber Fidias當選MEP

本週日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投票, 國際知名的24歲YouTuber Fidias Panayiotou 在塞浦路斯得票達19.4%(7.1萬票),排名第三,取得一席 ,擊敗排名僅第四的極右「國家人民陣線」(ELAM),後者得票僅11.2% / 4.1萬票。這個結果獲不少國際傳媒報導。

RN有望勝國會選舉惟議席不過半 提名28歲Bardella角逐總理

根據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宣佈解散國會後第一個發佈的國會選舉民調,極右國民聯盟(RN)有望在6月30日/7月7日的選舉投票後成為國會第一大黨,但議席仍然不能過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