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德拘捕AfD議員中國裔助理 涉替中國當間諜 監視海外異見人士

德國連續第二日傳出拘捕替中國當間諜的人士,這次是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 擔任議員助理的43歲德國籍中國裔人士郭健。消息正值歐洲議會選舉投票前一個多月,而且 Krah 是 AfD 在今次選舉中的名單首位者,這宗案件較 昨天有關非法取得德國軍事技術 的案件敏感得多。

意極右樹敵甚眾 無名教授乘勢崛起

幾天前在Medium寫了極右聯盟黨黨魁薩維尼(Matteo Salvini,照片來自他的Twitter)在國內失勢對歐盟政壇的影響,現在趁「黃紅政府」確定組成到並在星期四(5日)就職,round up一次意大利8月政爭。

薩維尼過去一年憑著在內政部推行強硬反移民政策而令自己及政黨的支持度大幅飆升,現在卻因政治失策而急速墜落,頗令人大跌眼鏡。他最大的誤算是,他(以及整個意大利政壇)想不到,由於對他個人的憎恨,以及極度害怕現在大選的話會議席大減,五星運動及民主黨竟然可以聯手合作。在政綱上,五星運動其實接近民主黨多於接近聯盟黨,但兩黨高層之間積怨甚深,以致五星運動去年寧願跟聯盟黨合作。不過,薩維尼過去一年多的言論令五星運動十分不滿,已退出江湖的五星運動創辦人Beppe Grillo也出山,召集全部黨高層在他的家開會,並由支持度仍高的他一錘定音發炮抨擊薩維尼,由他來說服支持者,跟主流政黨民主黨合作,較繼續「黃綠政府」對五星運動更合理。

這次權鬥反映到薩維尼同樣擁有歐洲極右普遍出現的毛病——找不到盟友。政黨之間,甚至同黨內的不同派系之間,當然可以互相批評,就是因為政見不同,才有不同政黨,但合作期間,就不能再好像在野期間般繼續猛烈批評你的盟友,最多也只能「穿小鞋」,做些小動作令「盟友」難受,推低對方在自己支持者間的民望,但又要好像理所當然,令「盟友」不能批評你(這一點,默克爾最擅長)。當大家是執政盟友時,公開猛烈批評會同時影響到施政,很容易令選民怪責你令施政混亂,就算討好到基本盤,卻同時令游離選民反感,得不償失。而且,其他政黨日後很難跟你合作,會擔心很快就會被插一刀。這個情況在荷蘭也出現,我兩年前荷蘭大選時寫過,主流政黨在選舉期間表明不會跟極右的自由黨(PVV)合組政府,表面借口是跟對方的反移民立場割蓆,真正原因是PVV之前曾加入過聯合政府,但很快就拖垮了那個政府,令其他政黨覺得PVV不可靠。

薩維尼罵走五星運動事小,連跟右派陣營政黨也出現裂痕就事大。去年春季大選,聯盟黨意外超越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的意大利力量黨,成為右派陣營的最大黨,但整個泛右派陣營又不夠議席合組政府,令薩維尼最終放棄這些政黨,改跟五星聯盟執政。到近期,聯盟黨支持度繼續有升無跌,更令薩維尼不放其他右派政黨在眼內,以致當他發現五星運動有機會跟民主黨合作、需要找其他盟友時,輪到貝盧斯科尼冷待他,令他在政爭中,只有一些十分細小的極右政黨支持。

沒有人認為薩維尼的政治生命就此完結,覺得他重新在野可能是好事,如果「黃紅政府」施政混亂(這個情況很大機會出現),聯盟黨的支持度可以反彈,在下次大選獲得更多議席。不過,至少目前來說,薩維尼元氣大傷。在8月政爭出現前,他已開始進行暑假沙灘拉票活動,初時在北部這個聯盟黨票倉,反應不俗,但當他往南部五星運動的根據地時,遇到不少選民當面批評他,顯示他借高鐵爭議來跟五星運動反枱,未能吸納南部選民,這亦令五星運動期望,支持者對薩維尼的不滿,可以抵消對該黨改跟民主黨合作的反彈,因此敢於跟薩維尼鬥下去。

到發現自己提前大選的算盤打不響時,薩維尼又立刻讓步,希望挽救「黃綠政府」,但他的民望建基於他的強人形象,他好像在「乞求」五星運動的舉動,對他的支持度有很大打擊,聯盟黨的支持率由一度接近四成回落至大概三成——儘管這仍是排首位。

在這場權鬥中,最大贏家是出任總理是法律教授、前全無政治經驗的孔特(Giuseppe Conte),經此一役,他顯示出自己也能打政治硬仗,也有不俗的政治直覺,政治能量大幅提升。

無黨派的孔特去年獲邀出任總理時,「黃綠政府」的施政綱領全由兩黨決定,孔特完全無話事權,在之後14個月執政,完全被兩名「下屬」、兩名副總理薩維尼和迪馬約(Luigi de Maio)架空,變成傀儡總理。雖然薩維尼和迪馬約分別是內政及經濟勞工部長,但二人不斷評論其他部門的政策,儼如他們才是總理,其中他們肆無忌憚討論外交,最令政府困擾。

薩維尼提前大選的其中一個計算,包括了孔特的弱勢,以為不斷逼迫他就可推倒孔特內閣,但結果孔特原來可以十分勇猛,今年夏天面對薩維尼開始倒閣時,他起初頑抗到底,堅決不自己主動辭職,不斷拖延,令五星運動及民主黨有時間私下談判,而且令薩維尼難以盡快提前大選——政府必須在10月底前提交預算案,薩維尼必須速戰速決,才能令大選在秋季舉行,否則便必須先有一個技術官僚內閣,處理預算案,然後才可有大選。

到薩維尼正式在國會提出不信任動議,輪到孔特主動提出辭職,令國會不能表決不信任動議,把自己何時辭職的主動權搶回,而且平日語氣溫和的他在國會猛烈抨擊薩維尼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顧政府穩定,極力強調政局不穩的責任全在薩維尼身上,不惜跟對方同歸於盡,也顯示出自己強悍的一面。

到現在組成「黃紅政府」時,聯合政府施政綱領的談判由孔特領導,他還成功安插一名自己的親信擔任內閣秘書長,他的話事權大大增加。同時,雖然只是傀儡,但總理的工作也令孔特的自信增加,尤其出席了一些峰會,跟一眾強國領袖會面,他在國際舞台開始建立個人聲明,他之前出席G7峰會後,更獲美國總統川普在Twitter大讚勝任總理。

跟「黃綠政府」一樣,五星運動跟民主黨之間的信任極低,所以需要孔特這類無黨派人士作為「黏合劑」,而且,德國、法國等其他歐盟國家不想薩維尼上台,而目前在意大利最能跟薩維尼抗衡、穩住局面的就是無黨派的孔特,因此其他歐盟國家經常高調接待孔特,拉抬他的升勢。這個政治真空令孔特有機會崛起

至於孔特第二內閣,想談談唯一一個無黨派部長、66歲的內政部長Luciana Lamorgese,她將要為薩維尼的強硬反移民政策善後,會是十分受注視的部長。她是長年在內政部工作的技術官僚,有協助難民融入社會的工作經驗,因此不少人認為她是來撥亂反正,為薩維尼的反移民政策惹來歐盟不滿後,修補跟歐盟的關係。

不過,我倒覺得她是來平衡黃紅兩黨。民主黨強烈要求撤銷薩維尼的入境政策,包括嚴格執行船隻收留海上難民要遭檢控的政策,但五星運動拒絕,該黨不會太熱心推動反移民政策,但也不認為需要採取歡迎移民難民的政策,因此孔特難以決定由民主黨還是五星運動的人馬出掌內政部,委任無黨派的Lamorgese便解決到這個問題,而且她對移民政策的熟悉,可以用來尋找平衡到黃紅兩黨要求的政策。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辛偉誠建議收緊失業福利 取消GP簽病假紙權力

英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 星期五表示 ,如果保守黨勝出下屆大選,政府將會取消普通科醫生(GP)簽署病假紙(sick note)的權力,揚言要改變英國的「病假紙文化」,並收緊失業福利,鼓勵更多人就業。

援烏撥款綑綁TikTok法案 美眾院迫參院盡快通過 最快下週生效

美國眾議院議長莊臣(Mike Johnson)星期三晚公佈了軍援烏克蘭和以色列的撥款法案,當中還加插了「TikTok剝離」法案,全部措施一同表決,顯示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借烏克蘭軍援問題,迫控制參議院的民主黨人盡快通過「TikTok法案」,最快可以下週完成整個立法程序。

杜拜暴雨成災 機場週三仍混亂

阿聯酋(UAE)星期二暴雨成災, 杜拜(中國香港政府譯為迪拜)的國際機場星期三仍大受影響 ,很多航班延誤或取消,一些抵達航班改往其他機場,杜拜機場呼籲乘客盡量不要前往機場,並聯絡航空公司,查詢自己乘搭航班的最新情況。

【德中峰會】習談產能稱電動車出口屬「貢獻世界」 談烏戰說中國非「當事方」

德國總理蕭凌志(Olaf Scholz)星期二在北京會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此行兩大目標是處理中國產能過剩及烏克蘭戰爭問題,但習近平在這兩個議題都未有給出德國希望獲得的回覆。

德文差英文差唔見影 郭健早被質疑行跡可疑

就德國AfD(另一選項黨)今年6月初歐洲議會選舉名單首位者(Spitzenkandidat)Maximilian Krah 的議員助理 郭健今天(23日)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 ,不只德國傳媒,連英文媒體去年4月也有文章提及,議事廳內早有耳言,覺得郭健很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