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4日星期五

愛爾蘭勢廢功能組別議會

[愛爾蘭參議院開會的情況;照片來自RTE]

要替支持香港保留功能組別的人可惜,因為全球另一個碩果僅存的功能組別議會很有可能要廢除--愛爾蘭在4日會進行2項公投,其中一項就是廢除以功能組別選出議員的參議院(Seanad),把愛爾蘭國會由兩院制變成一院制。

2個執政黨都支持公投,只有最大反對黨共和黨反對。但民調顯示,4成人支持廢除參院,2成人反對,另外4成人未決定意向。估計公投很有機會通過。

目前愛爾蘭參院有60名議員,議員包括:
1、11名由總理委任的議員;
2、6名由兩大大學愛爾蘭國立大學及都柏林大學三一學院畢業生選出的成員,2間大學各選出3名議員;
3、5名文教藝術功能組別成員;
4、11名農業及漁業功能組別成員;
5、11名工會功能組別成員;
6、9名工商功能組別成員(同時包括金融、會計、工程及建築);以及
7、7名公共行政及社會服務功能組別成員。

3-7雖說是「功能組別」,但其實提名及選民都只包括國會議員及地方議會議員,選民人數比香港的更小。

政府提出廢除參院,最簡單的理據就是參院「廢」--參議院只能拖延眾議院通過的法案,權力之小跟英國上議院差不多。最大問題是,由於總理可委任11名議員,因此參院多數派往往跟眾院多數派是一樣的,完全沒有制衡的作用。

反對廢參院的一派主張把參院改革,但支持廢除的一派則說,參院「醫返都晒藥費」,改革不了。理由其實很簡單:如果要變得民選,參院將跟眾院沒分別;如果要堅持獨立精英,又很難找到一個既民主、或客觀找人選的方法。

廢除一派在民意佔優,理由很簡單。在目前經濟困境下,只要一句「浪費公帑」,選民一定支持。

有關愛爾蘭參院的來源,可看這篇文章。簡單來說,就是當年愛爾蘭要安撫新教徒,因此另立一個議會,讓他們有較高的代表比例,有一個平台可發聲。另外,在歐洲歷史上,功能組別議員跟corporatism有關,亦即勞資雙方的組織直接談判影響全國勞工問題的議題,因此曾經有過這類議員的國家都是有corporatism歷史的國家(例如奧地利)。

其實英國在工黨政府年代探討改革上議院時,曾深入研究愛爾蘭「功能組別」的做法,但政府當時的官方報告大潑冷水,認為有2大問題:最致命的是如何決定哪些職業可以有議席?如何決定各職業可獲分配多少議席?跟美德兩國的參議院不同,兩國以各州來分配議席,而各州的州界是有悠久歷史及文化來作規限,十分客觀,不似行業般會隨社會的變遷而變化。

另一個問題是,如果這樣選出的議員是很有權力的,便會惹來政黨等各方勢力垂涎,政府便要介入選出方式,但功能組別議員跟相關職業的行業組織有很大關係,例如醫學界選民一般以是否醫學會成員作介定,這意味政府要插手各大行業組織的運作,以至內鬥,問題沒完沒了。

最有趣的是,一般估計,上述政府報告的意見來自彭定康,因為報告有寫到彭定康是其中一個該報告撰寫人有份訪問詢問意見的人之一,而在各受訪者及參考文獻中,能選出這些意見的似乎只有曾在香港處理過政改的彭定康。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