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7日星期四

移民問題 左翼左右為難


上月底才寫過吉卜賽人(羅姆人)的問題,有關爭議在法國急速尖銳化:事緣近日爆出,法國當局在10月9日強硬把一名非法入境了5年的15歲科索沃吉卜賽女子Leonarda Dibrani遣返,被帶走時,她當時正跟隨學校旅行,當局要求校巴返回時停低,然後在一眾同學及老師面前強行把她帶走。(上面是她向法國電視台講述被遣返情況)

事件引來法國媒體震驚,並觸發多名政界人士抨擊--吊詭的是,抨擊最狠的,正是執政黨社會黨及其左翼盟友,他們更要求內政部長瓦爾斯(Manuel Valls)為此下台。

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上月瓦爾斯稱吉卜賽人不能融入法國社會,甚至他更早前有關移民問題的言論,已令不少左派人士極度不滿,當時已有部長跟他公開罵戰,Leonarda事件只是將這個爭議(進一步)公開化而已。而問題是:究竟應該如何對待外來移民/非法移民?對整體社會而言,這已是一個十分棘手的問題,對左派來說,更是左右為難。

對右派而言,移民問題其實挺易處理:強硬對付。如果是非法入境的,全部遞解出境,如果是申請入來的,全部要證明不會來搶福利,而且要融入當地文化,例如懂當地語言。

對左派而言,則十分棘手。傳統而言,左派認為應對移民的不同文化包容,儘管要協助他們融入社會,但不能鄙視他們本身的文化。另外,無論是左還是右,在目前全球而言,「非法」移民只是入境方法不合法,但不代表他們「犯法」,他們固然要遞解,但不能用上好像他們是罪犯的方式。

左派的難題因此而來了:現實上,社會對移民、尤其非法移民的湧入越來越不安,亦對為何不強硬對付「不合法」入境的人士越來越不理解,而移民與社會原本居住的人士的摩擦亦不斷發生。當要執政時,這些問題不是靠向右派/極右筆戰「下戰書」便可解決到的。如何平衡左派本身的「良心」及現實問題,令左派十分困擾。在上屆政府中,社會黨才多次抨擊當時政府強硬處理非法移民,包括強行拆掉吉卜賽人街頭帳篷,但自己執政後,卻繼續這種政策,社會黨十分尷尬。

事實上,部份(法國)左派已開始發展出一套理論,解釋為何強硬遞解非法入境者及對移民問題立場收緊,是符合左派理念,令左派內出現「鴿派」及「鷹派」,情況跟90年代的英國貝理雅「新工黨」情況相若。瓦爾斯是其中代表,他更被稱為「左派薩爾科齊」,其移民及治安政策與薩爾科齊做內政部長時毫無分別。而2007年社會黨總統候選人羅雅爾(Segolene Royal)都屬社會黨內的鷹派,她參選時,已把社會黨拉向中間了,只是一場金融風暴令全球向回左轉,社會黨又向回左而已。

有關如何辯解強硬處理移民問題符合左派理念,可從羅雅爾16日如何為瓦爾斯辯護來看看。她說,左翼精神同樣包括尊重法律,而當局處理Leonarda的手法目前來看完全合法(註:Leonarda一家5年前以申請政庇為由逃到法國,但其審批多次被駁回,今年上訴至最高一級機關都遭駁回,因此當局決定把她一家遣返)。她亦說,打擊非法移民絕對左翼價值觀,因為左派絕對不能接受,最低下階層的人士受非法移民之苦。

另外,早在9月有關「吉卜賽人不能融入法國社會」的言論之前,8月已有傳媒爆出,瓦爾斯在內閣會議中曾質疑,目前在法非洲人可毫無限制地申請家人來法團聚的做法能否維持下去,認為應設門檻,例如入息審查,並質疑伊斯蘭教能否跟民主價值觀相容。

左派另一個難題是:上述理念或者較受全國人民接受,但在左派(支持者)來說,仍屬少數。同樣是移民、本身是加泰羅尼亞人(他在巴塞隆拿出生,20歲才入籍法國)的瓦爾斯目前是全法國民望最高的政客,支持度超過七成,但他在去年社會黨總統初選中只得票約6%,包尾。

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一定十分頭痛。事實上,當初委入新內閣時,大家已說瓦爾斯是內閣中立場最右的一個(他同樣抨擊35小時工作法例),很明顯,奧朗德是知道,一旦執政,在移民問題上,必須偏右,或至少「中間」,不能完全左翼。而近日極右「國民陣線」繼續冒升,在單對單的地方選舉補選中都能獲得過半選票當選,在2014年地方選舉及歐洲選舉逐步臨近下,如何同時抵住來勢洶洶的極右,而又保住左派票源,亦是奧朗德必須考慮的問題。在經濟難以在半年內明顯改善下,奧朗德似乎只剩下移民牌及其最高民望部長可以使用。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