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煙草業歐盟勝一仗

歐洲議會在8日投票通過收緊香煙售賣管制,議會之後要跟歐盟執委會及成員國政府商討出最終版本,才能正式成為法例。名為收緊,但實際上歐洲議會比歐委會原本的版本寬鬆得多。這條法案審議最惹人矚目之處,在於相關業界出動在歐盟前所未見之大的游說兵團,游說歐洲議會議員盡量淡化法例,甚至延遲審議,爭議甚至引致歐盟衛生專員去年下台,連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上月都抨擊煙草業的游說行動。

不過,雖備受批評,但似乎煙草業的游說十分成功。
歐洲議會通過的版本中,有幾處明顯較原初的方案放寬了,包括:
煙草包裝上,警告字眼所佔面積,由原本的前面30%後面40%,並不必有圖像,提升至65%,以及必須有圖像,而不是原本建議的75%;
電子煙不當作醫藥,即其銷售毋須跟其他藥物一同受管制,消費者毋須醫生處分,便可容易地買到(但如果聲稱可協助戒煙的電子煙則例外);
薄荷等有味香煙延至2022年才開始禁售,而非2017年;
細長煙(slim cigarettes)毋須禁售。


整體而言,放寬限制,可能打擊防止青年人吸煙的努力,因為有味香煙頗受青年歡迎。至於電子煙,我看到有2個說法:一個指煙民/潛在煙民可能轉為吸電子煙,但禍害沒有大分別,甚至成為後者最終轉試吸煙的跳板;但另一說法是,電子煙有助戒煙,讓消費者更易買到會對打擊吸煙較好。

不過,煙草業在這次法案審議的最大勝利是,成功不斷延遲審議,例如歐議會原定9月審議,但最終延至10月8日才討論--在歐盟,歐委會最初提出,以及成員國政府部長級會議(即歐盟理事會)及歐洲議會分別通過的法令往往是不同版本,因此很多時候,3個機關都進行了通過過程後,要再一同開會,討論出最終版本。而歐洲議會現在才通過,有關協商過程現在才啟動,但未必能在今年下半年立陶宛當輪任主席國任期內完成,有關工作便要交棒給下任主席國希臘--而希臘一向親煙草業,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早前更在希臘成立分銷廠。陳馮富珍便公開質疑希臘的中立性。另外,歐議會明年6月大選,因此如果有關協商不能在5月前完成,有關工作便又再多拖幾個月。

根據英國《觀察家報》上月披露的文件,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聘請了161名游說公關,在1年半內跟233名議員會面(即超過3成議員),當中又以2個右派黨團為主(而今次力主沖淡法令的亦是中右黨團),涉及費用達148萬歐元(1560萬港元/5900萬新台幣/1230萬人民幣)。

煙草條例爭議更令歐盟衛生專員達里(John Dalli)去年10月辭職,他被歐盟反欺詐辦公室(OLAF)指控,有商人指觸一間瑞典煙草商,提出如果給他報酬,他可安排跟達里見面游說,而達里對此知情。但這件事仍然撲朔迷離,因為最終達里的家鄉馬耳他及OLAF都沒有足夠證據起訴達里,因此有陰謀論指是該煙草商刻意放風,把達里拉下馬,拖慢條例制訂過程。

再之後就牽扯到歐盟圈子內對OLAF主管是否稱職、應否為此下台的爭議。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