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收放自如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會見到訪的歐洲安全合作組織(OSCE)輪任主席兼現任瑞士總統布卡特(Didier Burkhalter,上面照片左)時宣佈作出讓步,包括把軍隊由接壤烏克蘭東部的俄烏邊境一帶撤走。

但其實所謂讓步都只是策略性,普京似乎想把氣氛略為緩和,以免傷到自己。
所謂的讓步,主要有以下3點:
1、把近日增派的軍隊由俄烏邊境撤走;
2、承認5月27日的烏克蘭總統大選;及
3、呼籲烏東部親俄份子擱置他們希望在11日舉行的獨立的公投。


然而,上面3點是有點多餘。第1和第3點,如果俄國與西方的談判氣氛又突然惡化,俄軍隨時可以派回邊境,而根據克里米亞公投可以神速在3月進行,烏東部的公投其實都是可以隨時進行。

至於第2點,雖然這較俄羅斯近日說總統選舉沒有認受性的說法略為軟化,但問題是,普京依然說,「如果所有公民的權益不獲保障」,選舉也不能決定什麼(根據BBC報導版本),這意味:
1、烏克蘭必須停止對東部親俄份子的攻擊(這一點,俄羅斯一定不會讓步);
2、烏克蘭必須進行政制改革,在政制及憲法安排能讓俄語人士相信他們的權益獲保障;及
3、即使不能「先改革、後選舉」,至少,俄羅斯已經警告,無論選出個什麼總統,他都要照顧親俄份子的利益。


如果只看第一點,普京聲稱支持烏克蘭總統大選,其實是「有賺」,因為停止攻勢,親俄武裝份子可重整旗鼓。

另外,大家目前主流的推測是,俄羅斯只是想控制、而非真正擁有烏克蘭。因此,對俄羅斯最理想的,是烏克蘭聯邦化,然後俄羅斯喜歡跟哪個地區加強合作,就跟哪些地區加強合作,繞過烏中央政權。次選是,如果沒有聯邦化,那就俄羅斯劃下界線,定下原則,在不損害俄羅斯利益下的事務,烏克蘭可以自己決定,其餘的全部要考慮俄羅斯的利益。

現實是,俄羅斯都要約束一下烏親俄份子,畢竟如果他們玩大了,西方制裁加強,甚至真的打起來,都不是俄羅斯樂見的。

最後一提OSCE這個組織。OSCE的前身是CSCE,歐洲安全合作會議,原是70年代冷戰時期西方的共產和資本主義陣營對話機制,在冷戰結束後變成常設組織。在4月中的烏克蘭局勢四方協議中,OSCE扮演重要角色,例如會派觀察員觀察局勢。

OSCE是沒有執行力的,例如沒有部隊,只能「觀察」然後寫報告,以及撰寫和解方案作調停角色--布卡特此行便是跟普京相討方案。所以,對俄羅斯而言,OSCE更重要的作用在於作為與西方溝通的平台,維持一個有效對話機制,防止擦槍走火。

而最諷刺的是,今年OSCE主席剛巧是瑞士外長兼總統布卡特--一個來自絕對孤立主義的國家的領袖今年會肩負調停一個全球矚目的危機,十分奇怪。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前北約將軍當選總統 中國在捷最後連繫遭切斷

捷克週六(28日)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 61歲北約(NATO)退役將軍 Petr Pavel 【文首照片右】以近6成得票,擊敗前總理 Andrej Babis ,當選第4任總統 。隨着高度親中的澤曼(Milos Zeman)結束10年總統生涯,中國在捷克體制內再沒有北京多年經營關係的人物,捷中關係恐怕更為冷淡。

莊漢生:普京威脅「1分鐘炸死我」

BBC播放有關烏克蘭戰爭的紀錄片 ,英國前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透露,他在戰爭爆發前不足一個月跟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通電話,期間普京威脅他,俄羅斯可以一分鐘就用導彈炸死他。

籲歐盟各國丟掉幻想 帕維爾:中國非友善國家

將於3月履新捷克總統的帕維爾(Petr Pavel,文首照片右)週三接受了兩間國際媒體訪問, 他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歐盟各國應丟掉幻想,必須承認事實——中國及其政權目前並非對歐洲友善的國家,中國與西方民主國家各自的戰略目標和原則並不兼容。

當選翌日 捷克準總統即致電蔡英文

剛在週六當選為捷克總統 的 Petr Pavel 週日早上接受當地電視台 CNN Prima 訪問【文首截圖】,他透露週日下午會分別跟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 ,並說蔡英文已書面祝賀他當選。

BNO獲批數字增至14.45萬 英大臣:港人移英像回家

1月31日是BNO簽證推出2週年, 英國內政部週二在社交媒體推廣這項政策時表示 ,累積獲批BNO簽證的香港人數目已增至14.45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