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政黨成立百日 歐選排名第四

歐洲選舉其實對成員國國內政治的衝擊大過對歐盟/歐洲議會整體,要寫歐選的影響,可以寫28篇--儘管我不可能找到有關一些小國如馬耳他的資料。

前一天說法國,今天寫西班牙。西班牙最受矚目的是,一個由社運發展而成、只註冊了約100天的政黨,一舉得票124多萬票,即全國得票率接近8%,獲5個議席。這個政黨名為「我們能夠黨」(Podemos,下稱「我黨」),其急速冒起完全由1個人而起--年僅35歲的政治學教授Pablo Iglesias(上面照片中間,來自該黨Facebook專頁)。


「我黨」源於2011年的憤怒運動(Indignado),不滿經濟不景、失業高企、生活困苦及財富不均的人士上街抗議,類似紐約「佔領華爾街」運動。不同的是,西班牙的社運已發展成一個政黨。

亦正如「佔領華爾街」社運,參與者爭拗多時,不知應否參選,及應否組黨參選,亦因此拖至今年3月才正式註冊。該黨揚言不收地產商及銀行家的政治捐款(題外話:西班牙這一波經濟泡沫爆破,最主要原因是地產泡沫太大,因此地產商在西班牙的形象差如銀行家),在如此短時間、如此少資源的情況,只靠口耳相傳及社運原有地區網絡的支援下,一舉奪得過百萬票,令人側目。

當中,Iglesias扮演重要角色。有一個說法是,他14歲就活躍於左翼社運--香港的什麼學民思潮或台灣的什麼太陽花也望塵莫及,本身是西班牙共產黨青年團成員(即「共青團」),但其學術成就及思辯能力是西班牙政壇左中右都一致讚賞的。他經常出席電視辯論節目,因為口才好而全國知名度高,這點有些像日本大阪市長橋下徹,而「我黨」某程度是靠他的知名度而獲得選民支持。

「我黨」是極左政黨,目前估計有可能加入希臘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有份的歐洲極左黨團,政綱包括打擊逃稅天堂,設立最低收入保障(不是最低工資),退休年齡降至60歲,而Iglesias稱西班牙不應做「德國殖民地」。

「我黨」最大震撼是,西班牙兩黨制(瀕臨)告終。西班牙國會選舉使用比例代表制,但問題是全國以省作為選區,50個省另加2個外海領土,合共52個選區,而根據政治學常識,即使是比例代表制,假設沒有門檻下,選區劃得愈多,最終整體結果就愈不跟得票率「成比例」。在2009年歐選,兩大黨人民黨和工社黨仍共獲八成選票,但今次只獲49%,是西班牙民主化以來最低的一次。

「我黨」目前劍指2015年年底的國會選舉,希望兩黨制屆時徹底崩潰。「我黨」起家於社運,因此標榜公民參與,理念是政治屬於所有公民的,公民自己不參與政治,其他人也會參與政治,繼而做一些影響自己的決定,因此公民應參與政治。因此,「我黨」仍很抗拒「組織化」,這有點類似幾年前的德國海盜黨,但問題是當要參與更多選舉時,政黨作為參選機器便要「組織化」、「制度化」,但這會否打擊「我黨」原本的「接近群眾」賣點呢?如何平衡,避免德國海盜黨只能曇花一現的情況,將十分考驗這位政治學教授。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前北約將軍當選總統 中國在捷最後連繫遭切斷

捷克週六(28日)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 61歲北約(NATO)退役將軍 Petr Pavel 【文首照片右】以近6成得票,擊敗前總理 Andrej Babis ,當選第4任總統 。隨着高度親中的澤曼(Milos Zeman)結束10年總統生涯,中國在捷克體制內再沒有北京多年經營關係的人物,捷中關係恐怕更為冷淡。

莊漢生:普京威脅「1分鐘炸死我」

BBC播放有關烏克蘭戰爭的紀錄片 ,英國前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透露,他在戰爭爆發前不足一個月跟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通電話,期間普京威脅他,俄羅斯可以一分鐘就用導彈炸死他。

籲歐盟各國丟掉幻想 帕維爾:中國非友善國家

將於3月履新捷克總統的帕維爾(Petr Pavel,文首照片右)週三接受了兩間國際媒體訪問, 他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歐盟各國應丟掉幻想,必須承認事實——中國及其政權目前並非對歐洲友善的國家,中國與西方民主國家各自的戰略目標和原則並不兼容。

當選翌日 捷克準總統即致電蔡英文

剛在週六當選為捷克總統 的 Petr Pavel 週日早上接受當地電視台 CNN Prima 訪問【文首截圖】,他透露週日下午會分別跟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 ,並說蔡英文已書面祝賀他當選。

BNO獲批數字增至14.45萬 英大臣:港人移英像回家

1月31日是BNO簽證推出2週年, 英國內政部週二在社交媒體推廣這項政策時表示 ,累積獲批BNO簽證的香港人數目已增至14.45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