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8日星期五

馬里戰爭的基本背景(2)-越反越恐的反恐戰?

 法國空襲馬里不足一週,西非局勢便急劇惡化,並迅速蔓延,馬里北面的鄰國阿爾及利亞東部城市In Amenas(上面地圖標記「A」)16日發生英國/挪威/阿爾及利亞合資天然氣廠遭伊斯蘭武裝份子控制,脅持幾百名人質,要求法國停止在馬里的軍事行動。脅持事件所涉人質數目之多,全球罕見;人質包括不少歐洲國家、以至日本及美國的國民。而且,即使在90年代內戰最動盪的時期,阿爾及利亞都未試過武裝份子悍然攻擊能源設施。

早在法軍的馬里行動開始時,已有不少聲音質疑,馬里行動會否是蘇聯及美國的兩次阿富汗戰爭的翻版,陷入泥沼;而法國已上調國內恐襲警戒級別,顯示法國也知道馬里戰爭會令法國更受威脅。只是想不到,上述憂慮如此快「現眼報」,而且相對美國在阿富汗以至伊拉克的反恐戰,法國版的反恐戰可能把整個西非都捲入,甚至整個歐洲大陸面對的襲擊威脅較美國更大,波及的範圍較阿富汗戰爭更廣--這十分諷刺,畢竟當年最高調強烈反對美國打伊拉克戰爭的,正是法國自己,當年「有口話人」,現在可能比美國更「不堪」!


17日,據報有600名阿爾及利亞的工人人質逃走,但之後阿爾及利亞軍隊採取行動,據報至少34名人質及14名武裝份子被殺,被殺人質包括愛爾蘭等歐洲國家的國民,但詳細情況仍未清楚。與此同時,法國宣佈向馬里增兵至1400人。
正如之前寫過,馬里戰爭至少要放在整個西非以至西北非面對的難題一齊看。這裏借用英國《衛報》一篇文章內概括該區問題的複雜性:
"......(撒赫勒不穩是混合了)社區(部落)間關係緊張、經濟困境、沙漠化、貧窮、犯罪、綁架、以及可輕易穿越國界地走私的問題"

除了上一篇post說過西非「恐怖主義威脅」較阿富汗更大量地結合了部落衝突外,上面的句子可看出這些「威脅」還涉及多個棘手的問題。

首先,沙漠化,以及走私可「輕易穿越國界」(原文為smuggling, which shifts seamlessly across borders),大家可想像到,那兒一篇黃沙,區內國家又是窮國,所謂國界根本形同虛設,「無掩雞籠」。除了走私犯外,西方更關注的「恐怖主義份子」同樣可隨意在區內移動。

因此,馬里出現恐怖主義組織植根甚至控制整個馬里的情況,西方擔心恐怖份子可以以此為基地,將很容易滲透鄰國;但同樣,法國就算成功在馬里鏟除恐怖份子/叛軍,他們大可逃至鄰國,伺機再起。而且,法國以至其他國家要在馬里沙漠跟當地「地頭蟲」打仗,難度之高,可想而之。

上面句中的「犯罪、綁架」,亦顯示出,西非的恐怖組織不單有意識形態,還同時涉及大量非法勾當。誠然,就算如阿富汗塔利班,也要走私綁架來賺錢,但西非的略有不同,這些組織(或組織成員本身)多是原本就是走私綁架犯,是伊斯蘭極端主義傳入後,才「升級」為恐怖主義組織。

西非這些「非法組織」走私綁架,一直發生,居住在當地的西方國民被綁架,亦非新鮮事,但當「非法組織」控制整個國家、或至少一大片土地(單是被叛軍控制的馬里北部,面積便等如整個法國),便是另一回事。法國就是擔心在西非國民更大可能被綁架,而突然出手空襲馬里北部。

就算沒有馬里戰爭,西非地區不少國家都不時面對糧荒的威脅(可看宣明會樂施會的說明),外界亦擔心,馬里戰爭、以至整個西非都可能捲入反恐戰,可能加劇西非的人道危機。

縱合上述種種挑戰,便知道,法國上週突然襲擊馬里北部叛軍,絕對難言穩勝,更別說速戰速決。如果法軍行動失敗告終,或拖延下去,受損的不單是法國的聲譽、當地法國國民的安全或法國本土的安危,整個西非都可能受波及。

當然,不是說法國不應出擊,例如Glocal這篇文章提到如果再不出手、法國面對的威脅。儘管法國在法理上封了後門,為自己的行動找到足夠理據,可防止美國當年打伊拉克戰爭般的不義,但現在的問題是,法國會否突襲前準備不足,以致令行動失敗,並造成比當年「不義」伊拉克戰爭更惡劣、對全球遺禍更深的後果?拭目以待。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