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Patreon文章】當「反華組織」成員加入政府

[ 全文可訂閱到Patreon閱讀 ;如果想支持網主更新本blog、Twitter、Facebook等平台,歡迎訂閱我的Patreon,月費只是7.21美元]

中東歐疫情 第二波較首波惡劣

歐洲第二波疫情中,法國和西班牙的情況備受關注,但中東歐的情況也十分嚴峻,而且跟西歐國家不同,中東歐國家在春季的抗疫工作相對做得不錯,但到秋季時也崩堤,遠較春季時惡劣。

文首圖片(可點擊放大)比較了5個中東歐國家和法國的疫情走勢,數字是每10萬人口每天新增個案數字。以新增數字論,法國目前情況其實都超越了春季的疫情,但春秋兩次疫情的對比,仍不及中東歐國家。

當中捷克情況最惡劣,目前累積超過8萬宗個案;斯洛伐克則累積有1.2萬左右(而捷克人口只是斯洛伐克的兩倍)。這兩國上週都宣佈了全國進入抗疫緊急狀態,又再全面收緊抗疫措施。

波蘭的累積武肺確診個案昨天5日剛好突破了10萬大關。相對圖中的V4國家,羅馬尼亞的情況也不容樂觀,目前已達13.4萬左右,儘管其人口只是波蘭的一半左右(約1900萬)。

羅馬尼亞的每天個案沒有如V4般,近日急增,但該國在夏季大概7月開始,已開始顯著上升,過去3個月持續穩定地上升,沒有下降的跡象。自解除春季封城後,羅馬尼亞人在遵守衛生及防疫指引方面,在中東歐地區做得最差,而且羅馬尼亞有很多往其他歐盟國家農場工作的季節性外勞,增加了防疫難度。

中東歐在春季相對防疫守住,主要是因為他們較西歐更快採取防疫措施,包括更快、更嚴厲封城,並更快開始普及戴口罩等措施。而且,首波疫情主要涉及來自中國和意大利,中東歐不算國際化,對外來往較西歐少,所以較遲傳入個案,也較易更快地控制。

但到夏季,中東歐為了旅遊,也放寬出入境及國內的防疫措施,於是疫情又開始爆發,而歐洲第二波疫情涉及歐洲區內各國之間的旅遊,中東歐也參與在內,因此也受波及。

就算新增個案比率跟西歐差不多,中東歐的疫情所衍生的問題也會較西歐嚴重,因為在病床、護理人員數目等醫院軟硬件方面,中東歐遠不及西歐,如果出現類似西歐春季的爆發,中東歐的醫療體系是應付不來的。

在很多防疫配套方面,例如檢測,或者在維持正常生活之餘(例如學童繼續上學)加強監測和防範COVID-19傳播方面,中東歐都沒有西歐的資源水平去處理。德國、意大利有能力去盡量避免再度封城之餘而繼續防疫,但中東歐可能要用回中國大陸春季時那種戒嚴式防疫措施。

中東歐國家在春季很果斷封城抗疫,但來到秋季,都普遍抗拒再實施封城,因為無論從企業營運、失業、政府財政等各個角度來看,他們的經濟很難再承受封城。

而且,跟春季仍只是零聲個案及局限在部份地區不同,當時仍可期望把武肺病毒完全消滅,還有封城以便盡快一了百了的誘因,但現時這個目標已屬妄想,封城封到經濟死掉都不會令武肺病毒絕跡。

這種心態,西歐也出現。

在法國,巴黎也提高至抗疫最高戒備級別,防疫措施跟馬賽看齊;而中央政府早前勒令馬賽要關閉食肆抗疫時,已引起餐飲業不滿。愛爾蘭的官方衛生專家建議第二度全國封城,但遭政府否決

之前相關文章:半年抗戰換避過封城關餐廳抗疫 中央馬賽罵戰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72%左派含淚投馬營 料最快7月18日才有新閣揆

票站調查發現,在國民聯盟(RN)和總統馬克龍陣營「在一起」(Ensemble)對決的選區中,多達72%左派選民在第二輪投票投給中間派,是馬營最終當選議員數目較第一輪投票和選前民調預測佳的主因。

逾萬人共和廣場高呼「法國由移民組成」 瑪蓮勒龐:RN勝選只是被拖延

法國極右未能勝出國會大選、無緣組成新政府後,大概1.5萬人在巴黎共和廣場集會慶祝,掛上國旗,上面寫有「法國由移民組成」(La France est tissu de migrations),他們對極右未有上台都鬆一口氣。

施紀賢上台:將重啟國家 英誕首名女財相 副揆出掌房策

【文章上載於時英國時間5日下午4時47分,更新於10時8分】 英國新首相施紀賢(Keir Starmer)星期五3時許開始委任新內閣,由於工黨已有影子內閣,所以首批公佈的主要大臣人選沒有懸念,大致跟影子內閣的分配一樣。

前朝口號「升呢」取消 房屋部用回「地方政府」一辭

英國新上場的工黨政府有官員表示,取消保守黨籍前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的用字「地方升級」(levelling up),有關推動各地區平衡發展的政策改回使用較平實的字眼「地方政府」。

迎合食品業減排潮流 新加坡批准16款昆蟲可出售食用

新加坡食品局(SFA)昨天(8日)宣佈, 批准16種昆蟲列為人類食用或飼料用的食物 ,可進口及出售,並列出安全指引,向業界介紹售賣時需要遵守什麼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