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9日星期五

難以繼承的名畫

(照片來自BBC)

如果得知有陌生人將一筆遺產給你的話,應該很高興,但同時可能會很麻煩。這正是瑞士伯爾尼藝術博物館的處境,他們在7日獲通知,6日病逝的「納粹藝術作品收藏家」古里特(Cornelius Gurlitt)的遺囑指定該博物館為其名畫的唯一繼承人。

一般無兒無女的老人家把遺產捐給慈善機構或非牟利組織,並不稀奇,但古里特的收藏非同少可,因為作品多達約1400幅,全部都由十分著名的畫家創作,包括畢加索、馬蒂斯等等,估計總值達10億歐元!

這些作品被稱為「納粹名畫」,有一段歷史。古里特的父親Hildebrand是著名的納粹德國畫家代理,當年納粹德國政權要把「墮落」的藝術作品毀掉,博物館都要展示能反映出優勢亞里安族的文化,因此在納粹控制的地方四出搜刮「墮落」的作品,Hildebrand就是德國政府的代理,代為充公和賤價收價作品。

不過,Hildebrand似乎同時都有為自己搜羅自己心愛的名畫作為自己的珍藏。二戰結束後,盟軍有問過他那些作品在哪兒,但他回答說全部作品已在一次空襲中炸中家引起火警而燒毀了。但似乎,當中不少據為己有,並傳給兒子古里特。

如此龐大的名畫收藏而超過半世紀都不被發現,令人嘖嘖稱奇。當局發現這些畫藏,是幾年前的事。2010,古里特乘搭火車由瑞士返回德國時,德國海關例行檢查,看看有沒有由避稅天堂瑞士攜帶現金回國,以避過銀行轉帳時被發現,海關發現他身上有9000歐元現金,儘管不超過規定上限,但海關人員覺得奇怪,於是上報要求作例行檢查。

檢查後,當局發現更多可疑地方,因為古里特是沒有報稅或社會保障號碼的,於是繼續調查,直至2012年年初獲准上門搜查。更令人驚訝的是,那些名畫全部都放置得十分妥當,絕不是放在暗格,或內有密室,調查人員隨便搜查都找得到--這情況下,竟然多年來都沒有人察覺到有異樣。而且,Hildebrand及其替納粹政權工作的故事是十分著名的,至少在藝術收藏界如是,而大家看到古里特這個姓氏時,竟然沒有人會想到他有大批名畫。

更令人意外的是,此事直至去年11月有德國傳媒爆料報導後,德國政府才承認有此事,這令當年被納粹充公名畫的人的後代極度不滿。至現在,這些人仍有一個組織,追尋這些名畫的下落,要求取回或至少獲得賠償。

因此,德國當局已委任一個專家小組,逐幅名畫研究其來歷,再決定應歸還,還是可由古里特保留。

看完上述故事後,就會明白,口說十分高興獲得這批收藏的伯爾尼藝術博物館其實十分頭痛,因為他們要接過這堆法律問題。博物館說,會遵守「華盛頓原則」,如果屬搶掠得來的藝術品一定會歸還,而是否接受古里特的遺囑,接過財產,博物館董事會要用半年時間左右商討決定。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