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6日星期一

歐盟(部份成員國)政壇地震

歐洲議會選舉仍在點票,上面是EUObserver暫時的預測結果,中右「歐洲人民黨」(EPP)一如所料力壓中左「社會及民主進步聯盟」(S&D),但沒有單一黨團可獲取過半議席,而極右(上圖中由右起的Others、NI及自由民主歐洲EFD)和極左(最左面的歐洲左翼聯合/北歐綠左GUE/NGL)亦一如所料大有進賬,大概180席,佔接近1/4,而原本四者合共只有約一成多一點的議席。

法國總理瓦爾斯(Manuel Valls)形容這是「政壇地震」。不過,若細看各成員國的細分的話,嚴格來說,「地震」的主要只有3個國家:法國、英國和希臘。其他國家其實不算有大地震,主流/建制政黨仍至少算表現過得去。
這次歐選的「震央」可說是法國,國民陣線(FN)奪得25.1%選票,歷來首度在任何全國性大選成為第一大黨,得票率是該黨最佳成績,連黨魁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老父勒龐(Jean-Marie Le Pen)2002年總統大選闖進第二輪投票,只是單對單沒了社會黨對手,得票率也只是僅高於兩成。在全國8大選區中,FN在5區排首位,只有大巴黎、西部及海外領土由中右UMP排首位。

FN勝出比任何其他國家極端/反建制勢力震撼之處,在於法國是歐洲國家中,總統實權最大的一個。在下面所說的英國,即使英國獨立黨(UKIP)勝出,即使英國立即改行比例代表制,但現實是UKIP明年大選一定不能控制下議院,即使首度躋身下議院,但該黨根本不可能找到盟友,更不要說一回到單議席單票制、選民一想到選出的一票會間接選出政府代表,選民會立即選回主流政黨。但在法國,儘管不能低估政黨作為選舉機器的重要,但個人魅力扮演的角色遠比議會制大,這次歐選、加上過去3年瑪蓮勒龐接掌FN後的往績已充份顯示,瑪蓮勒龐個人以至其路線已有實力勝出總統大選,或至少再度闖入第二輪投票,而如果瑪蓮勒龐真的當選,就不再是當年奧地利有極右政黨入閣組聯盟政府這麼簡單,而是全由極右單獨話事。當然,更不要說,法國是歐共體創辦國兼歐羅第二大經濟體。

接著再說英國。目前估計得票率和預測議席為:
UKIP 27.50%(+10.99%)23(+10)
工黨   25.40%(+ 9.67%)18(+ 7)
保守黨  23.94%(- 3.80%)18(- 7)
綠黨    7.87%(- 0.75%) 3(+ 1)
自民黨   6.87%(- 6.88%) 1(- 9)

從數字看,大家很明顯看到執政保守及自民兩黨是大輸家,尤其自民黨,得票率及議席連綠黨也不如。不過,工黨即使議席大增7席,同樣是輸家,因為歐選有票投在野黨的傳統,而在目前有一個白痴首相(我不反對保守黨,但我不掩飾對卡梅倫政治操作上十分幼稚的看法)下,其得票率只是僅勝保守黨,工黨黨內已有人要求向黨魁文立彬(Ed Miliband)問責,或至少質疑他能否吸票。如果根據歐選結果,明年大選再出現「懸峙國會」(hung parliament)的機會比2010年更高。

最後一說希臘,這是全歐唯一一個極左得勢的國家,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成為第一大黨。最意外的是,「暴力極右」金色黎明(此黨已不只排外這麼簡單,還涉及暴力行為,完全不能跟FN等其他歐洲極右相比)也排第3,而中間左翼數黨組成「橄欖樹聯盟」,得票也只能排第四,不敵金色黎明。目前最令人擔心的是,希臘現時的執政聯盟只得2席優勢,會否有更多議員跳船,令執政聯盟倒台,提前大選呢?

至於其他國家,其實不算有地震,例如歐盟另外2大國德國和意大利,不單是主流政黨力抗極端政黨挑戰,而且是執政黨/總理所屬政黨勝出。德國即使不計CSU,CDU自己都超過SPD約2個百分點。意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的中左民主黨更是大勝,得票約41%,遙遙領先第二的五星政黨所得的22%,貝盧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黨(FI)在中右分裂下僅獲16%排第三。有些國家是極右勝出,例如丹麥,但這些國家的極右政黨本身已十分強勢一段時間,不似FN或UKIP般一直是「陪跑份子」。

當然,從全歐洲而言,主流政黨面對的挑戰較幾年前更大。幾年前,歐洲經濟已算差,當時極端政黨也在崛起,但當時的情況似乎是,即使是極右,也是在搶走中左政黨的藍領票,但根據這次歐選,中右政黨大量票源流失至極右政黨。

不過,這不代表中左政黨沒有挑戰,中左的票源明顯進一步移向更左的政黨,例如希臘原本的左翼中堅「泛希社運黨」(PASOK)已經近乎消失,完全被Syriza取代。還有一點有趣的是,一般來說,綠黨被視為較S&D更左的政黨,但觀乎今次議席升跌,似乎綠黨和自由民主派都流失票源,反而S&D略有進賬,好像綠黨較S&D更中間派般。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