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荷蘭極右爆冷失利 D66成第一大黨

歐洲議會選舉第一份票站調查結果在荷蘭出爐,結果頗出人意表,大家以為極右自由黨(PVV)有望有好成績之際,結果卻只是僅排第4,似乎歐洲極右盟主非法國的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莫屬,PVV黨魁威德斯(Geert Wilders)個人遭遇重挫。而勝出的,是民調已指會排第一、全荷蘭最親歐親移民的民主66黨(D66)。另外,動物黨和推動長者權益的50Plus(姑且譯作「50後黨」)作出零的突破,首度在歐議會奪得議席。
以下是票站調查結果,前者為議席預測數目,後者為得票率預測,括號為跟上屆比較,官方結果要待25日晚才開始公佈:
民主66(D66):       4(+1)15.6%(+4.3%)
基督教民主黨(CDA):     4(-1)15.2%(-4.9%)
自由民主人民黨(VVD):    3(--)12.3%(+0.9%)
自由黨(PVV):        3(-1)12.2%(-4.8%)
社會黨(SP):         3(+1)10.0%(+2.9%)
工黨(PvdA):        3(--) 9.4%(-2.7%)
基督聯盟-國家改革黨(SGP): 2(--) 7.8%(+1.0%)
綠色左黨:            2(-1) 7.3%(-1.6%)
動物黨(PvdD):       1(+1) 4.2%(+0.7%)
50後(50Plus):        1(**) 4.2%(*****)

50後是首次參加歐議會選舉。

先說D66黨。儘管民調已預測D66會勝出,而且勝出比率已較民調預期少,但由一個最親歐、最開宗明義歡迎移民、最支持多元民主的政黨勝出,可說是向PVV表現不理想的傷口灑鹽。

我在FB說D66是「終極中間派」,因為D66是全球極少數、甚至是唯一一個既能走中間路線,但同時又能一直生存(在國會有議席)的政黨。跟其他國家的中間政黨在大部份議題中間落墨不同,D66是糅合左派和右派的元素,經濟議題屬審慎理財的保守派,社會議會屬自由進步派,是個既難定性為左還是右的政黨(儘管不少人形容D66是偏左黨)。

這是因為D66是個由左右兩派人物創辦的政黨。顧名思義,D66在1966年成立,由基民派、社會派和自由派各自出走的人物組成,原本目標是改革政治制度,主張直接民主,到後來才逐步增加其他政策的政綱,1967年首度出戰國會選舉便拿得7席,是歷來首次參選取得最多議席的政黨。

亦因為這種「左右合一」的特性,D66有能力同時向左右兩派搶選票,被視為永恒的「第二選擇黨」--基民派、保守派和社會派選民對自己支持的政黨失望時,便改投D66以示抗議。但這亦有壞處,就是D66每屆選舉表現十分飄忽,尤其是當D66執政時--畢竟,如果身在政府,D66便不能再成為「抗議票」的投票對象。

D66雖是小黨,但有豐富執政經驗,理由是其「不左不右」的特質,很適合當一些大黨合組政府時的「膠水」。1994-2002年的「紫色內閣」便是最佳例子,由於當時希望把萬年執政的CDA趕走,VVD(藍)和工黨(紅)合組政府,一反CDA必定入閣的慣例,但VVD和工黨政策主張分歧太大,於是D66便可以充當兩者調停人。

另外一提的是,本屆歐洲議會選舉被視為極右/邊緣政黨冒起的一次極佳機會,但主流政黨在荷蘭仍能壓倒PVV,某程度上與2012年大選情況相同,當時同樣是主流政黨成績不俗,首相呂特(Mark Rutte)更是歐債危機後第一個成功連任的歐洲領袖。

不過,荷蘭的結果跟泛歐民調趨勢仍有一些一致的地方。極右得票不升反跌,但極左(SP)其實有進賬,今次壓全工黨成為荷蘭最大左翼政黨,而且,似乎綠黨也受害。在泛歐的民調中,左翼政黨,其實是綠黨流失更多議席,中左陣營S&D是議席略增的。

最後當然要再提2個細小黨。動物黨是關注動物權益,50後則是長者利益,只有荷蘭這種極低門檻的國家(選票全國計算,不設門檻,即只要獲1/議席數目的得票率便獲1席,在國會選舉,這是1/120),才可讓這類政黨生存。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