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武漢——「最法國的中國城市」

法國星期五(24日)晚上宣佈確診歐洲首批武漢肺炎的個案,我在Facebook寫上「果然是法國」,因為法國是跟武漢關係最密切的歐洲國家,法國官員甚至形容武漢為「最法國的中國城市」,在兩地有密切交往下,在歐洲中,武漢肺炎最快傳到法國,其實也很合理。


BBC對武漢市的簡介,提及跟法國的關係,由19世紀開始講起。武漢的漢口在英法聯軍戰爭(第二次鴉片戰爭)後開放給外商通商,此後英國、俄羅斯、法國、德國和日本都在漢口設立租界,而目前只是中國第七大城市的武漢,在清末到民國年代是中國第三大城市,是僅次上海的中國第二大經濟中心。到了「新中國」年代,法國戴高樂總統奉行獨立外交主張,很早就跟北京建立邦交並發展法中關係,他跟周恩來討論後,決定在武漢展開兩國經貿交往,法國1966年便重新展開經濟活動,遠早於七十年代末中國改革開放。

至於法國目前跟武漢的關係密切,跟上述歷史關係其實不大,令兩地交往密切的最重要原因是標緻雪鐵龍(PSA)。PSA跟東風汽車聯營在華企業神龍汽車,1992年開設首間工廠,選址在武漢,而神龍的總部也設在該市,這令雷諾等其他法國汽車及汽車零部件生產商隨後進軍中國時,都由武漢開始,繼而很多其他法國企業也在武漢設立據點。而選址武漢,主要也是東風的決定,不是PSA。

根據法國政府整理的2017年數字,有103間法國企業在武漢/湖北有營運,大概600名法國僑民居住,武漢都設有法國國際學校,以服務這些僑民的子女。估計由於在武漢的投資都涉及龐大資金的設廠,所以大概40%的法國在華投資是在武漢,排第一,較上海、北京、深圳等還要多。法國早於1998年就在武漢設立總領事館,是第一個在該市設總領事館的國家。

法國與武漢另一個關係是教育。武漢本身是大學城,有很多大學,而法國跟中國首個交流生計劃便是跟武漢大學合作。跟其他中國城市相比,武漢的大學生學習法語的比例算偏高,不少理科、工程及醫科學系選擇跟法國的大學合作,所以他們的大學生也會學習法語,以準備在法國實習。

法中近年其中一項重點合作項目是環保,而武漢蔡甸區設了法中生態城,把法中兩國的可持續城市規劃技術應用在這裏。

要數到法國跟武漢的淵源,一定要提提位於武漢的中國首間P4實驗室。所謂P4,意思是「第四級生物安全研究水準」,是最高級別防護的實驗室,用來研究最危險的病原體,例如現時的不明冠狀病毒,或是伊波拉(Ebola)。武漢P4是在2015年落成,由法國的歐洲最大P4實驗室里昂P4協助建立,人員也由里昂P4訓練。(文首照片為2017年法國總理Bernard Cazeneuve訪問武漢時,參觀P4的情況;照片來自法國駐武漢總領事館)

碰巧的是,法國去年10月出版了一本「中國威脅論」書籍《法國與中國:危險接觸》(France Chine,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其中一章就提到武漢P4,指出中國早在2003年沙士期間便接觸法國,提出協助建立P4的要求,因為中國希望能夠自己研究危險病毒,以更快處理沙士的情況,但法國當時不少人有很大的疑慮,擔心會被用作研究生物武器,結果花了多年才促成合作。

希望這個武漢P4能有助中國這次迅速平息武肺的事件。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前北約將軍當選總統 中國在捷最後連繫遭切斷

捷克週六(28日)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 61歲北約(NATO)退役將軍 Petr Pavel 【文首照片右】以近6成得票,擊敗前總理 Andrej Babis ,當選第4任總統 。隨着高度親中的澤曼(Milos Zeman)結束10年總統生涯,中國在捷克體制內再沒有北京多年經營關係的人物,捷中關係恐怕更為冷淡。

德供烏14架「豹2 A6」坦克 美贈31架M1

  【文章上載於德國時間25日下午12時14分,更新於下午6時32分】 德國政府週三接近中午時份宣佈 ,當天上午的內閣會議通過向烏克蘭提供14架「豹2」坦克,並會准許其他國家向烏克蘭供應同類武器。

莊漢生:普京威脅「1分鐘炸死我」

BBC播放有關烏克蘭戰爭的紀錄片 ,英國前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透露,他在戰爭爆發前不足一個月跟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通電話,期間普京威脅他,俄羅斯可以一分鐘就用導彈炸死他。

當選翌日 捷克準總統即致電蔡英文

剛在週六當選為捷克總統 的 Petr Pavel 週日早上接受當地電視台 CNN Prima 訪問【文首截圖】,他透露週日下午會分別跟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 ,並說蔡英文已書面祝賀他當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