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證mRNA技術可行 賓大兩學者奪醫學獎

諾貝爾獎季節又到, 2023年醫學獎頒給2名發展出 mRNA (信使核糖核酸)技術的科學家,他們是美國學者 Drew Weissman 【照片右】和匈牙利學者 Katalin Kariko 【照片左】 。 評審委員會說,二人發現核苷(nucleoside)修飾,這是 mRNA 得以出現的關鍵技術,COVID19疫苗顯示,mRNA 有助疫苗以史無前例的速度研發成功,協助世界應付現代其中一場最嚴重的人類健康威脅。 Kariko 1955年生於匈牙利,截至80年代中前在匈牙利就學和從事研究,之後到了美國的大學工作至今,包括1989年至2013年在賓夕法尼亞大學工作,2013年跳槽至德國企業 BioNTech,2022年從公司離職,2021年起至今同時擔任匈牙利 Szeged大學和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的教授。 Weissman 1959年生於美國麻省,波士頓大學畢業,1997年在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建立其研究團隊,因此跟 Kariko 做過同事,目前仍在賓大醫學院擔任教授,專門教授和研究疫苗。 二人2021年已獲頒「美國諾貝爾」的 Lasker 醫學獎 ,當時賓大發表聲明恭賀二人時說,他們在2005年發表的論文極具開創性,顯示之前多次研究令人失望的 mRNA 技術可以成為真,為這個範疇注入希望。 ===== 如果想支持網主更新本blog、Twitter、Facebook等平台,並閱讀深度分析文章,歡迎訂閱我的Patreon,月費只是7.21美元: patreon.com/dungtaai

脫歐脫到快要脫英 北愛首席大臣下台

北愛爾蘭首席大臣范愛玲(Arlene Foster,文首影片截圖)向黨內不滿聲音屈服,星期三(28日)下午宣佈,5月底辭去民主統一黨(DUP)黨魁的職務,6月底辭去首席大臣一職。

近月,北愛政壇不斷揣測DUP會向范愛玲逼宮。DUP黨魁只由該黨的北愛議會議員及英國國會下議院議員選出,現時有35人,據報當中26人已聯署,支持對范愛玲的不信任動議,其中在北愛議會,27名DUP議員中,22人反對她,若扣除她自己,北愛議會只餘下4人仍站在她的一邊。
范愛玲下台,最明顯的原因是英國脫歐。她帶領DUP,在2016年公投支持離開歐盟,之後又反對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把英國留在歐盟關稅區的脫歐方案,繼而支持現任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的方案。
結果她及統一派遭莊漢生出賣,後者曾信誓旦旦說北愛跟不列顛之間不會有邊檢,最終的方案卻是來往北愛與其他英國地方的貨運要進行邊檢,增加了北愛脫離英國、加入愛爾蘭共和國的機會。
隨着脫歐正式落實,上述邊檢執行,脫歐對北愛的影響浮現,DUP黨友及支持者嚴重質疑范愛玲的判斷力。
另外,范愛玲也被質疑在反墮胎、反同性戀等價值觀議題,立場不夠強硬。
北愛議會明年5月舉行選舉,不少DUP北愛議會議員擔心議席不保,因此在選前踢走范愛玲。
50歲的范愛玲在2015年年底就當上DUP黨魁,2016-17年出任首席大臣,隨後因為組閣談判陷入僵局,北愛政府曾真空3年,待新政府2020年1月再組成時,她再度擔任首席大臣。

同日Patreon文章:沒完沒了的「梳化門」

相關報導:BBCRTE

之前相關文章:
北愛誕生百週年 愛爾蘭島統一序章?
北愛多地連日騷亂 白宮籲冷靜
西敏僵局解決 北愛3年僵局同結束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1晚3襲擊殺3人 瑞典擬召軍隊對付黑幫

瑞典週三晚發生3宗槍擊或爆炸襲擊,合共造成3人死亡,9月已有11人死於槍擊案,是瑞典4年來最血腥的一個月, 首相 Ulf Kristersson 週四晚向全國發表演說,表示已傳召軍隊總指揮和警察署長 ,三人將開會商討對策,包括軍隊如何協助警察維持治安。

9天內第2次 德取締極右組織Artgemeinschaft

德國週三早上宣佈取締極右組織 Artgemeinschaft ,指控這個組織向兒童灌輸納粹思想,當局凌晨開始在全國12個州進行搜捕行動。

15歲兒子毆打囚犯 卡德羅夫倍感自豪

車臣領袖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週一在自己的Telegram帳戶上載影片,證實他的15歲兒子 Adam 曾拳打腳踢一名因焚燒《古蘭經》而正被拘禁的囚犯 ,大讚兒子做了對的事情,他為愛兒感到自豪,又說那名囚犯是人渣、叛徒,人渣就是要打。

2個月前棄辦英聯邦 維州州長突辭職

澳洲維多利亞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週二突然宣佈辭職 ,翌日週三下午5時生效,他所屬的工黨將在週三中午選出新領袖,接任州長一職。

亞族政府2024元旦解散 阿塞拜疆收復納卡逾30年抗爭成功

【文章上載於阿塞拜疆時間週四上午11時55分】 納戈爾諾—卡拉巴克州(Nagorno-Karabakh)的亞美尼亞族政府週四上午宣佈,明年元旦自行解散 ,標誌着阿塞拜疆超過30年光復納卡的鬥爭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