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回歸傳統的新議長

英國下議院星期一晚上選出了新議長,由工黨的Lindsay Hoyle當選,接替上星期四辭職、在任10年的John Bercow。作為議長,Bercow作風頗為高調,但估計Hoyle會回復傳統上議長保持低調的角色,盡量避免作出具爭議的決定。

在英式議會制,議長要保持中立,除了贊成和反對打平,否則不對任何議案投票,發言也盡量簡短,但Bercow傾向說話頗多,大家的形容是,如果用10個字就可以解釋他主持會議時的裁決,他會用上100個字。另外,Bercow也算是就不少議題表達了立場,例如以下議院管理者的身份,表明反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訪英時在國會兩院發表演說。相對之下,Hoyle應該不會有這些舉動,他說話一向單刀直入(並有頗強烈的英格蘭北部口音)。

Hoyle已擔任國會議員23年,62歲,由2010年起便擔任副議長至今,Bercow缺席時由他代為主持會議,而且英國下議員辯論預算案時,傳統上由副議長主持會議,所以大家對Hoyle主持會議的風格十分熟悉,這也是議員支持他出任議長的原因之一。

事實上,這次角逐議長的7名議員,拉票時全都強調會恪守議長中立的原則,會少說話,有意無意地暗批Bercow,所以就算不是Hoyle,新議長也應該不會像Bercow般出位。

文章標題原本想用「回歸低調」,但想了想,覺得議長低調與否,不只跟個人本身,還視乎形勢。Bercow過去3年要處理脫歐爭拗,尤其在脫歐協議的表決中,涉及政府和各方議員大量鑽議事規則的空子,議長因此必須作出大量裁決,而就議事工作如何進行的決定,又因為政府在國會不掌握多數議員支持,而變得對結果有影響——如果執政黨牢牢控制國會多數,議長如何裁決都可以通過政府想要的議案。

假設Hoyle在下屆國會仍是議長(大選12月12日進行,因此國會本週四就要解散,Hoyle只需要主持一、兩天會議),而下屆國會仍可能出現沒有政黨單獨獲過半數議員支持,過去一年就脫歐爭拗的國會癱瘓情況仍會出現,各界目光無可避免仍會落在議長身上。

Bercow曾公開表明自己在2016年的公投中投了留歐一票,因此令人覺得他的裁決針對脫歐。Hoyle從未披露自己的投票意向,而他所屬的英格蘭北部Chorley選區是支持脫歐的。

在文首的BBC影片截圖,是選舉結果公佈,Hoyle由議員座位走向議長座位的情況,你會看到他是由2名議員「拖」著他走的。這是英國議會傳統。在英國,議長一職長有超過7世紀的歷史,在未民主化的年代,議長的職責是向君主傳達議會的意見,如果君主不喜歡,議長便會惹來龍顏大怒,隨時被斬頭,因此議員不多想擔任此職,需要其他議員「拖」他走向議長寶座。現在不會再出現這情況,但這個傳統保留著,而議長致辭感謝同僚支持時,也會說一兩句好像不太想擔任議長、勉為其難出任此職的說話。

Bercow最令國際有深刻印象的,應是他叫議員保持秩序時所說的「Order」,在任10年說了1.4萬次。Hoyle過去9年也主持過不少會議,他當然也說過Order。究竟他怎樣說Order呢?以下是其中一次,事為2017年,當議員正在其他房間就一項脫歐議案表決時,正在議事廳內等候的一些SNP議員在唱《快樂頌》,此時Hoyle下令他們停止歌唱: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前北約將軍當選總統 中國在捷最後連繫遭切斷

捷克週六(28日)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 61歲北約(NATO)退役將軍 Petr Pavel 【文首照片右】以近6成得票,擊敗前總理 Andrej Babis ,當選第4任總統 。隨着高度親中的澤曼(Milos Zeman)結束10年總統生涯,中國在捷克體制內再沒有北京多年經營關係的人物,捷中關係恐怕更為冷淡。

德供烏14架「豹2 A6」坦克 美贈31架M1

  【文章上載於德國時間25日下午12時14分,更新於下午6時32分】 德國政府週三接近中午時份宣佈 ,當天上午的內閣會議通過向烏克蘭提供14架「豹2」坦克,並會准許其他國家向烏克蘭供應同類武器。

莊漢生:普京威脅「1分鐘炸死我」

BBC播放有關烏克蘭戰爭的紀錄片 ,英國前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透露,他在戰爭爆發前不足一個月跟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通電話,期間普京威脅他,俄羅斯可以一分鐘就用導彈炸死他。

當選翌日 捷克準總統即致電蔡英文

剛在週六當選為捷克總統 的 Petr Pavel 週日早上接受當地電視台 CNN Prima 訪問【文首截圖】,他透露週日下午會分別跟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 ,並說蔡英文已書面祝賀他當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