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難民問題 歐盟(成員國)終歸難逃避

希臘Lesbos島上的Moria難民營上星期三(9日)發生大火而燒毀,逾萬名難民要露宿街頭,而德國昨天15日宣佈,會收容當中約1500名難民。這個背景,意味5年前開始的難民問題爭議,歐洲仍未解決,亦終歸難以逃避,現在是時候要再次面對。

巧合地,8月底是德國總理默克爾對難民湧入危機稱「我們能夠處理!」(Wir schaffen das!)的5週年,一些傳媒上月底也有回顧一下這5年來難民問題的演變。

不是怒罵「左膠」就能解決的現實問題

難民/移民問題在全球各地都一向充滿爭議,即是不是住在歐洲,也有很多人咬牙切齒地批評當年默克爾及歐盟接收大批難民的決定。但憤怒過後,始終要面對一連串現實問題。

無論喜歡與否,總會有一班人想湧入歐洲,部份是「真」難民,部份是只為生活更好、沒有面對逼害或戰亂的經濟難民,而他們偷渡往歐洲,多數經海路,主要是地中海,當在地中海發現難民船時,是否任由他們在海上等死,也堅持不讓他們上岸?如果大家覺得有大批人死在地中海是沒有問題的話,確實可以高呼完全拒收難民的,可惜指摘接收難民的人沒有勇氣說出這句話。

事實上,一些人覺得,希臘近來已跡近採取這種策略,包括加強在海上堵截,而堵截方式令難民船面對很大的沉沒危險。而Moria營環境極度惡劣,也有人質疑是希臘政府刻意這樣做,以此嚇怕其他想湧入的難民。

不見死不救,那就要面對第二個現實問題:主要從地中海湧入歐洲的話,意味歐洲應付難民潮的壓力,全部壓在南歐國家。21世紀初時是西班牙,之後試過是意大利,而隨著敘利亞內戰爆發,希臘成為歐洲難民問題的前線。這些是歐盟成員國,而且這些難民最終其實是想往法國、德國等其他歐洲國家,要南歐國家獨自承擔難民壓力,是否公平?

分擔壓力,不外乎3個問題:一、錢,收容難民(以及正處理庇護資格審批的人士)地點,依然在南歐,但其他歐盟國家支付部份成本;二、收容部份難民,即已確認可獲庇護資格的人士;三、收容政庇申請者,即難民資格審批期間,已遷往其他歐盟國家,而不是留在南歐的難民營設施。

包括5年前說「Wir schaffen das!」的那位,歐洲政界「見過鬼都怕黑」,基本上沒有人再敢採取門戶大開的政策,但如何不想收容難民,都要回答上述問題,不是一句「死難民返返去!」、「左膠大愛誤國!」便解決得到。

現行狀況難以維持下去

目前的情況是多輸的局面。Lesbos島、特別是Moria營,是歐洲處理湧入難民的最主要地點。Moria營原本設計為可容納近3000人,但大火時住了超過1.2萬人,之前最高峰期試過住了2萬人,而武肺疫情,需要防疫措施,令Moria營的環境更惡劣。事實上,初步調查顯示,Moria大火是縱火,一些營內人士不滿隔離要求而縱火,希臘政府已拘捕6人

難民本身不想住在Lesbos島,除了環境惡劣,也因為擔心會一生都住在那兒。Lesbos島居民也再難忍受要獨自承受全歐洲的難民壓力。希臘政府對要承擔這麼大的壓力,而其他歐盟國家沒有提供太大協助,頗有微言。

除了Lesbos島,歐盟大概3年前已開始積極在歐盟及地中海範圍以外就堵截難民,當中最主要的是土耳其,透過巨額援助,換取土耳其接收敘利亞難民,並加強其海域巡邏,截回往希臘的難民船。不過,歐土關係一直緊張,難保土耳其隨時停止接收難民,突然任由難民湧去歐洲,所以歐盟始終都要有措施,去處理土耳其不合作下的難民湧入情況。

就Moria營大火一事,德國、法國等一些歐盟國家,已先決定接收數百名沒有成人陪同的兒童和少年,而德國昨天宣佈額外再接收的約1500人,則是來自400多個家庭,他們全已獲得難民資格。

不過,單是要應付過萬名因大火而暫時沒有棲身之所的難民,歐盟27國最終都要一同討論,難以單靠數個至十多個歐盟國家自行協商處理。要麼就討論向希臘付錢,興建及營運環境較佳的難民營,要麼就討論分配各國接收多少難民/政庇申請者。

2015危機中未回答的問題

除了這過萬人,歐盟國家還有大量其他難民,所以各國分配接收難民/政庇申請者的問題,終歸要面對——一個兩、三年討論過但無疾而終的問題。

奧地利已先發制人,總理庫茨(Sebastian Kurz)表明一個Moria營難民都不會收,表示如果現在「向壓力屈服」,只會重蹈2015年的錯誤,向這些難民給予虛假希望。

歐盟執委會本身已預定下週三(23日),公佈難民問題新政策的方案。根據統籌內政事務的歐委會副主席 Margaritis Schinas (剛巧是希臘籍)的形容,方案是「三層樓方案」——一樓,與難民的主要來源國及途經國簽訂協議,令這些地方的生活條件改善,減少經濟難民的誘因(而且協議應包括那些國家加強防止非法出境);二樓,加強海上及陸路邊境堵截;頂樓,一個「永久、有效團結的制度」,把來到歐洲的政庇尋求者在27國分配。

基本上,上述的,已全部在做。「一樓」,就是目前跟非洲一些國家的協議,除了出入境合作協議外,還包括加強發展她們經濟的發展和經貿合作,德國更因此而近年開始拓展非洲外交;「二樓」,現在已有Frontex這個歐盟邊境巡邏機關,協助意大利等成員國巡邏邊境。

最終爭拗點還是在「頂樓」,即中歐成員國極力反對的難民配額問題。

奧地利的反應已預示,中歐國家這次都不會同意要接收部份難民,而目前疫情,邊境已關了大半下,更不會接收難民。現在要等待歐盟下週的方案細節了。

最後,可以重看2015年文章<名存實亡的「都柏林規定」>,談及「共同歐洲庇護系統」(CEAS)中的「都柏林規定」(Dublin Regulation)。

【文首照片Moria Camp被燒後的情況,來自聯合國網站】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布魯塞爾突拒撒尿小童慶回歸

布魯塞爾市政府週四最後一刻臨時決定, 不准市內著名景點「撒尿小童」(Manneken Pis)在週五7月1日穿上跟香港有關的服裝,慶祝香港回歸中國25週年 。

台灣持有人未收款項 俄外幣債券勢將違約

路透社報導, 一些持有俄羅斯政府外幣債券的台灣持有人表示,週日深夜過了限期,仍未就這筆債券收到利息 ,意味俄羅斯很大機會將會出現逾一世紀以來,首次國際債券違約。

曾在集中營當守衛 101歲德翁判囚5年

德國一個法院週二裁定, 一名曾在柏林附近的Sachsenhausen集中營當守衛的101歲老翁罪名成立,判入獄5年 ,他是歷來要為納粹罪行受審的最年長人士。

英外相:應考慮對台軍售

英國外相卓慧思(Liz Truss,文首照片)接連兩天就台灣問題發表強硬言論,指出必須阻止北京武力攻台,甚至說英國應考慮盡快向台灣供應防禦武器。

移交25週年 英揆:致力再度港人治港

7月1日是香港政權移交25週年, 英國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在香港時間當天凌晨發表簡短錄像講話 ,表示英國沒有放棄香港,25年前向這片土地及其居民作出承諾,英國會繼續信守,將繼續盡一切所能,令中國遵守承諾,讓香港再度由香港人管治、為香港人而管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