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德拘捕AfD議員中國裔助理 涉替中國當間諜 監視海外異見人士

德國連續第二日傳出拘捕替中國當間諜的人士,這次是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 擔任議員助理的43歲德國籍中國裔人士郭健。消息正值歐洲議會選舉投票前一個多月,而且 Krah 是 AfD 在今次選舉中的名單首位者,這宗案件較 昨天有關非法取得德國軍事技術 的案件敏感得多。

納卡衝突背後 俄土兩國的身影

阿塞拜疆(Azerbaijan)和亞美尼亞(Armenia)昨天27日又就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Nagorno-Karabakh)進行軍事衝突,是4年以來最大規模,而且這次衝突中,俄羅斯和土耳其兩國的身影隱然,令人擔心一旦這兩個南高加索地區國家爆發全面戰爭,俄土兩國會捲入。

「高地卡拉巴赫」

先介紹納卡地區的背景。

亞美尼亞東南至阿塞拜疆西南的地區,名為「卡拉巴赫」,而「納戈爾諾」是俄語,意指「山地」,因此納卡的意思是「高地卡拉巴赫」、「山地卡拉巴赫」的意思。納卡的西邊是Zangezur山脈東側山坡,東邊是低地,這兩處都是卡拉巴赫地區的一部份。

高加索地區原本以基督徒為主,後來經歷伊斯蘭化和突厥化,開始多了突厥系的穆斯林遷入並統治這一帶。由沙俄帝國佔領高加索的年代,以至再前一點一些伊斯蘭國家統治的年代,納卡在政治上大部份時間都撥入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或省份管治(即阿塞拜疆),但納卡是山地,不少地區至少海拔950米以上,而且到21世紀仍是森林覆蓋為主,所以穆斯林未能對納卡實施有效控制,亦不多遷入,現時納卡仍是以亞美尼亞基督徒為主。

納卡爭拗在20世紀初開始浮現,沙俄帝國在1917年被推翻,阿亞兩國脫離俄國獨立,旋即為爭奪納卡而開戰,到不久後蘇聯佔領高加索,才把納卡衝突壓下去。

蘇聯有想過把亞美尼亞裔為主的卡拉巴赫地區,全數撥給亞美尼亞,但之後因為外交考慮,蘇聯希望拉攏土耳其,因此只把Zangezur山脈東側劃入亞美尼亞,納卡及東邊的低地卡拉巴赫繼續留在阿塞拜疆,而納卡則成為有較大自治權的自治州。

亞美尼亞人是不滿的,納卡州兩族人不時有衝突,但不算嚴重,因為反正撥入哪個「蘇聯加盟共和國」,最終都是聽命於莫斯科。

這個情況在80年代末開始出現變化,莫斯科對地方的控制減弱,納卡的亞美尼亞裔人發現越來越有可能要接受阿塞拜疆更大的控制,因此開始鬧分裂,要求加入亞美尼亞。1988年開始出現納卡戰爭,阿亞兩國都有參與,到1991年蘇聯解體,戰爭更劇烈,一直到1994年兩國簽訂休戰協議才停火。

納卡現時的狀態是:理論上,國際承認這是阿塞拜疆領土的一部份,包括亞美尼亞都持這個點觀;但實際上,納卡自稱獨立,具內部實際控制權,阿塞拜疆未能有效管治該區;而亞美尼亞為了保護納卡「國」,實際佔領了納卡周邊的阿塞拜疆領土。

停火26年來,阿塞拜疆跟亞美尼亞和納卡一直有軍事衝突,而且不時造成傷亡,其中2016年的一次最大規模。不過,除了2016年的一次,其餘全部衝突只局限在邊境地區,全是在有爭議的地帶,而且絕大部份傷亡者都是軍人。

昨天——以至7月開始出現的衝突——則在上述地區以外的範圍發生,包括納卡「首都」Stepanakert都遭到阿塞拜疆轟炸,因此這次衝突較之前的危險。

土耳其俄羅斯為兩國壯膽

在昨天的衝突,阿亞都指摘是對方先動手。亞美尼亞稱,阿塞拜疆襲擊納卡,而阿塞拜疆反指那些襲擊由亞美尼亞進行。

基於沒有其他方在前線對外報導,實際發生了什麼事,因此很難核實誰是誰非。而且,兩國都有誇大自己軍事報捷的前科,所以這幾天雙方公佈最新戰況,都要小心看待。

除了昨天的衝突,很多人都會回想起7月中起,兩國已開始出現零聲軍事衝突,而7月中的衝突是在兩國北邊邊境地區,在阿塞拜疆Tovuz與亞美尼亞Tavush之間。這個衝突令人側目之處在於,該區遠離納卡,已接近格魯吉亞(Georgia)那一邊,而且那一帶的邊境不屬主權爭議地區,過往兩國很少在這類地點大打出手,所以情況有點奇怪。

有些人懷疑,土耳其在近期是否背後鼓勵阿塞拜疆挑釁。由於國內經濟問題,土耳其埃爾多安政府在外交上越益採取強硬立場,包括更高調支持中亞到高加索地區的突厥系國家。

同一時間,也有懷疑俄羅斯背後煽動亞美尼亞在Tovuz搞事。俄羅斯仍能跟阿塞拜疆保持溝通渠道,亦有向阿國賣武器,但跟同樣以基督徒為主的亞美尼亞關係較密切。

更重的是,Tovuz是阿塞拜疆油氣管經過的地點,由這裏向北往格魯吉亞,然後通往土耳其,向土耳其出口能源,然後再向西進,就可抵達歐洲。這條油氣管是損害了俄羅斯的利益,削弱了俄國在土耳其及全歐洲的能源壟斷地位,因此普京政府有誘因要令這條油氣管的能源供應不穩定。

有些人覺得,俄土背後有意無意間的行動,令阿亞兩國壯膽,更敢向對方發動挑釁,希望趁機一舉收復納卡/讓納卡正式獨立。而且,疫情令兩國經濟受打擊,兩地政府都想借外戰來轉移視線。

這場衝突一旦擴大,未必是純粹俄土之間的代理人戰爭,兩國都可能被捲入。

土耳其跟阿塞拜疆一向有軍事合作,經常定期進行聯合軍演,因此外界揣測,土耳其會否向阿提供軍事協助。昨天已傳出,土耳其把敘利亞僱傭兵送往阿國,協助打仗。

如果土耳其參戰,將是亞美尼亞的噩夢。文首地圖(來自維基百科,可點擊放大)顯示,亞美尼亞的西邊是土耳其,而且西南邊有一塊阿塞拜疆的飛地領土Nakhichevan,如果阿亞全面作戰,阿塞拜疆可同時由Nakhichevan調動士兵,亞美尼亞便夾在中間,面對兩面戰。

如果土耳其也加入衝突,或是阿亞衝突擴大,俄羅斯屆時可能也會被捲入,因為俄亞兩國同屬「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兩國有互相協防的義務,而兩國同樣有定期聯合軍事演習。

俄羅斯沒有介入軍事介入之前的納卡衝突,是因為納卡理論上不是亞美尼亞領土,CSTO不適用於這地區。這亦解釋了7月Tovuz的衝突這麼危險,因為該處附近是亞美尼亞正式領土,該處衝突,CSTO就適用。

如果再想到土耳其是北約(NATO)成員國,就會想到土俄兩國捲入高加索衝突,會有多麻煩。

俄土兩國應該不想阿亞兩國全面戰爭。不只自己被捲入,連代理人戰爭也不想打,因為兩國已在利比亞和敘利亞進行代理人戰爭,連高加索也打的話,就是雙方第3場代理人戰爭。

而且,俄羅斯忙於處理白俄羅斯(白羅斯)的火頭,土耳其也要處理東地中海角力,不太想再多一處衝突要處理。

這可能有好的一面——因為背後的大老不幫助,阿亞兩國未必打得起,但也可能有壞的一面——因為背後的大老沒睱調停,阿亞兩國可能越打越起勁,沒有人阻止到。

過去近30年以來,納卡衝突是由一個名為「明斯克小組」的機制去斡旋,由俄羅斯、美國和法國牽頭。除了俄羅斯,美國現時正值大選期,而且全力在對付中國,不會有空處理高加索地區,只餘法國獨力未必夠力阻止衝突惡化。在國際形勢上,納卡衝突現時處於真空狀態。

說了這麼多高加索地區現時面對的危險因素,但也要說,會否出現全面戰爭,仍要觀察。正如上述,納卡衝突在過去26年其實沒有停過,而阿亞兩國總統擺出強硬姿態——兩國都實施軍事法,亞美尼亞軍隊總動員,阿塞拜疆揚言收復納卡,亞美尼亞警告正式承認納卡獨立,這些在過去都經常出現。需要再觀察多幾天,才知道這次跟之前一樣,打幾天後就收兵,抑或兩國這次想來真的。


相關報導:轉角國際BBCDW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辛偉誠建議收緊失業福利 取消GP簽病假紙權力

英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 星期五表示 ,如果保守黨勝出下屆大選,政府將會取消普通科醫生(GP)簽署病假紙(sick note)的權力,揚言要改變英國的「病假紙文化」,並收緊失業福利,鼓勵更多人就業。

援烏撥款綑綁TikTok法案 美眾院迫參院盡快通過 最快下週生效

美國眾議院議長莊臣(Mike Johnson)星期三晚公佈了軍援烏克蘭和以色列的撥款法案,當中還加插了「TikTok剝離」法案,全部措施一同表決,顯示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借烏克蘭軍援問題,迫控制參議院的民主黨人盡快通過「TikTok法案」,最快可以下週完成整個立法程序。

德文差英文差唔見影 郭健早被質疑行跡可疑

就德國AfD(另一選項黨)今年6月初歐洲議會選舉名單首位者(Spitzenkandidat)Maximilian Krah 的議員助理 郭健今天(23日)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 ,不只德國傳媒,連英文媒體去年4月也有文章提及,議事廳內早有耳言,覺得郭健很可疑。

最像針對伊朗核設施的以色列襲擊

伊朗伊斯法罕市(Isfahan)附近星期五清晨4時左右傳出多下爆炸聲,應該是無人機襲擊,相信是以色列反擊星期日凌晨遭伊朗無人機蜂群攻勢一事。挑選伊斯法罕下手,因為這是伊朗核計劃的「總部」,但跟伊朗的襲擊一樣,以色列這次只是作出最像在襲擊伊朗核設施的行動,向伊朗發出警告,實際上以色列也知道,這種規模的襲擊對伊朗設施不會有任何傷害。

英起訴2男子 涉向中國洩密 一為反中議員小組研究員

英國去年3月拘捕2名男子,調查他們涉嫌替中國做間諜,滲透英國國會。事隔超過1年, 英國當局星期一宣佈起訴二人 違返1911年《官方機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並正式開名,表示被告是去年已開名的國會前議員助理Christopher Cash(29歲),以及32歲的Christopher B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