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國會推翻總統否決 格魯吉亞「代理人法」8月初執行

格魯吉亞國會星期二下午接近7時通過凌駕總統 Salome Zurabishvili 的否決 ,正式通過極具爭議的《外國代理人法》,法例預計5天後生效,並可在8月初正式執行。

籌款百歲老兵 中武肺不治離世

【本文上載於英國時間2月2日下午4時36分,更新於下午6時10分】

因為替英國NHS公共醫療系統步行籌款而知名全英國的百歲老兵 Tom Moore ,星期日確診武肺後,今天(2日)離世,享壽100歲。

他的女兒發表聲明表示,很感恩在父親的最後時光,一家人能陪伴他,與他談天,憶起兒時與父親的往事,大家都有笑有淚。

聲明說,父親在最後一年渡過了非凡的人生,整個人重新有活力,經歷了一些他之前只能夢想的經驗。

Moore是二戰老兵,20歲入伍,一開始時駐守英國康沃爾(Cornwall),翌年就派往印度,最終在緬甸戰場打仗。對英兵來說,緬甸戰場情況惡劣,地勢崎嶇,有很多森林,長年有雨,又有蛇蟲,而且英兵很易染到熱帶病,Moore便患過了登革熱病。

Moore本身就喜歡及熟悉電單車,所以「Captain Tom Moore」被賦予領導傳令兵。在二戰未結束前,Moore已調回英國,負責訓練士兵駕駛坦克車。

二戰結束後,Moore之後在軍中再服役15年,工作是教導士兵駕駛軍車,一直到40歲才退伍,到了一間建材公司做銷售經理,期間在公司認識較他年輕15年的同事Pamela,並在48歲迎娶她,人到中年終於找到真愛(他曾說,跟第一任妻子關係不佳)。

Moore在72歲退休,但不久後妻子患了腦退化症,退休後忙於照顧妻子,當妻子送往護老院時,就天天探望她,直至妻子15年前逝世為止,而Moore之後搬往跟女兒同住。

Moore一生原本很平凡。但在去年春季,英國抗疫封城,Moore 在自己快要100歲時,在家的後花園走路100圈,放上網絡,呼籲支持他這樣做的人向NHS捐款。他說,他曾在公立醫院接受治療,希望回饋NHS。

籌款引起全國哄動,最終籌款數字是3200萬英鎊(3.4億港元 / 12.1億新台幣 / 2.8億人民幣 / 1.76億令吉),並鼓舞了不少英國人。

正如女兒的聲明所說,Moore過去一年的經歷,確實是作為老兵的他所夢寐以求的。在他100歲生日,英國空軍空中飛行致禮。去年7月,英女皇向他授勳,表揚他的籌款善舉,而且特地為他在溫莎堡舉行這個儀式,是去年春季封城後,英女皇首個親身出席的官方活動。


本文部份內容來源:BBC訃聞文章

(文首影片截圖來自ITV)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二戰後第二次「暑假」大選 辛偉誠宣佈:提前7月4日大選

【文章上載於英國時間22日下午4時33分,更新於5時34分】 在英國政壇和傳媒熱烈討論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星期三下午5時過後證實傳聞,已獲英皇批准,提前至7月4日舉行大選,下週解散國會。

極右言論遭法國瑪蓮勒龐割蓆 Krah不再替AfD公開拉票

上月其議員助理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的德國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又再惹起爭議,法國極右國民聯盟(RN)的領袖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據報批評 Krah 發表了維護納粹的言論後, AfD 星期三早上宣佈,Krah 在餘下約兩個多星期都不會再公開拉票 ,儘管 Krah 是 AfD 這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

AfD建議只停Krah會籍 ID仍驅逐全黨9人出黨團

【文章上載於比利時時間23日下午4時28分,更新於下午4時56分】 離歐洲議會選舉只餘兩週,但德國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跟其他國家的盟黨的爭拗持續,雖然 AfD 提出只把今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逐出歐洲議會黨團「身份與民主」(Identity and Democracy,ID),換取 AfD 留在 ID,但ID成員星期四下午宣佈,已通過把 AfD 逐出ID。

【ETO案】上週被控替香港當間諜 英37歲男週日陳屍公園「死因不明」

5月中英國當局起訴3名人士替「香港情報機關」當間諜,其中一名被告、37歲英國私家偵探Matthew Trickett 週日被發現陳屍公園,死因「不明」(unexplained) ,有待驗屍確認死因。

「富士山前便利店」景點 阻擋屏幕工程完成

山梨縣富士河口湖町政府本月初表示要阻擋富士山景色, 他們已在星期二上午完成設置黑色網來阻擋富士山的工程 ,希望可以阻止外國遊客在這裏的滋擾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