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德拘捕AfD議員中國裔助理 涉替中國當間諜 監視海外異見人士

德國連續第二日傳出拘捕替中國當間諜的人士,這次是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 擔任議員助理的43歲德國籍中國裔人士郭健。消息正值歐洲議會選舉投票前一個多月,而且 Krah 是 AfD 在今次選舉中的名單首位者,這宗案件較 昨天有關非法取得德國軍事技術 的案件敏感得多。

荷蘭推武肺呼氣測試 盼減用拭子

荷蘭本週開始對 COVID19 進行呼氣測試,操作方法類似對檢查司機是否醉駕的呼氣測試,受檢測者向儀器呼出氣體。好處是幾分鐘內就有結果,而且較目前使用的抽取深喉唾液和鼻咽拭子舒服,大眾會較易接受。

荷蘭使用的呼氣測試儀器名為 SpiroNose。呼氣測試跟現時的檢測,原理上有分別。現時的測試是看看受測試者有沒有病毒,呼氣測試則掉轉,是確定受測試者是否沒有武肺病毒,如果結果顯示他有可能有病毒的話,就要再進行測試來確定,例如用回鼻咽拭子。

另外,這個方法也有限制,例如測試前數小時不能喝酒,否則會影響測試結果。

這個方法的理論是,染了武肺病毒的人士,其散發出來的氣味,跟其他人有分別,因此看看他呼出的氣體是否有異。

芬蘭之前開始用狗隻來嗅受測試者有沒有病毒,同樣是這個原理。(可參看去年9月文章「武肺偵測犬 赫爾辛基機場登場」

使用這種新測試方法,是希望能應用在大量人士出沒的地點。印尼也開始在火車站,使用類似儀器,向乘客作檢測。

相對於交通工具,更實際的應用地點是節慶、體育比賽、演唱會、戲院等大型娛樂活動,如果在入口利用呼氣測試,便可快速確認觀眾是否感染者,先擋住潛在有可能已染疫的人士。這可令大型經濟及社交活動盡快恢復。

不過,使用初期,仍會密集抽查,進一步確定呼氣測試的準確度。而且,當在大型活動地點採用呼氣測試時,可能出現安裝儀器、使用儀器等不當的問題,影響準確度。


本文內容及文首影片截圖來自路透報導:

Dutch to roll out rapid breath tests for COVID-19

Indonesia deploys coronavirus breathalyzer at train stations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辛偉誠建議收緊失業福利 取消GP簽病假紙權力

英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 星期五表示 ,如果保守黨勝出下屆大選,政府將會取消普通科醫生(GP)簽署病假紙(sick note)的權力,揚言要改變英國的「病假紙文化」,並收緊失業福利,鼓勵更多人就業。

援烏撥款綑綁TikTok法案 美眾院迫參院盡快通過 最快下週生效

美國眾議院議長莊臣(Mike Johnson)星期三晚公佈了軍援烏克蘭和以色列的撥款法案,當中還加插了「TikTok剝離」法案,全部措施一同表決,顯示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借烏克蘭軍援問題,迫控制參議院的民主黨人盡快通過「TikTok法案」,最快可以下週完成整個立法程序。

杜拜暴雨成災 機場週三仍混亂

阿聯酋(UAE)星期二暴雨成災, 杜拜(中國香港政府譯為迪拜)的國際機場星期三仍大受影響 ,很多航班延誤或取消,一些抵達航班改往其他機場,杜拜機場呼籲乘客盡量不要前往機場,並聯絡航空公司,查詢自己乘搭航班的最新情況。

【德中峰會】習談產能稱電動車出口屬「貢獻世界」 談烏戰說中國非「當事方」

德國總理蕭凌志(Olaf Scholz)星期二在北京會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此行兩大目標是處理中國產能過剩及烏克蘭戰爭問題,但習近平在這兩個議題都未有給出德國希望獲得的回覆。

德文差英文差唔見影 郭健早被質疑行跡可疑

就德國AfD(另一選項黨)今年6月初歐洲議會選舉名單首位者(Spitzenkandidat)Maximilian Krah 的議員助理 郭健今天(23日)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 ,不只德國傳媒,連英文媒體去年4月也有文章提及,議事廳內早有耳言,覺得郭健很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