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葡萄牙——歐洲武肺重災區

歐洲多地的COVID-19疫情仍然嚴重,當中有一個國家的疫情較少受外界注視,那就是葡萄牙。該國的全國醫療系統瀕臨崩潰,這個情況是至今未有一個歐洲國家出現過的。近日,奧地利和德國已出手協助葡萄牙治療病人,本身疫情也頗嚴重的鄰國西班牙也提出可提供協助。

累積數字來看,葡萄牙的疫情不算特別:確診累計數字超過72萬,死亡人數接近1.3萬。但這些確診和死亡的個案,大部份都是踏入今年以來才出現。

1月累計武肺死亡人數為5576,即超過四成的死亡在上月發生,而且令葡萄牙1月整體死亡人數,錄得自2009年有同類紀錄以來,最多人死的1月

每天新症個案數字方面,去年秋季已大增至每天約5000,但今年以來升至大概1.2萬,在1月底的高峰為1.6萬。如果以人口比例計,葡萄牙是現時全球最多每天新症個案的國家。

最令人擔心的是,葡萄牙的醫療系統瀕臨崩潰。近期救護車經常要在醫院外等候數小時,甚至12小時,病人才可進入急症室,因為醫院已經爆滿。公共醫療系統SNS的病床佔用率達94%。早前又出現過氧氧供應問題,一些醫院的器材不足以同時向多名病人輸送氧氣,令當局要把一些病人調往其他醫院。

奧地利同意接收一些葡萄牙重症武肺病人,德國明天將向葡萄牙派出26名醫療人員及一些呼吸機,協助醫治。

去年春季,葡萄牙一直是控制疫情最好的歐洲國家之一,主要因為葡萄牙「與世隔絕」,地理上位處歐洲大陸最西端,而且窮,葡萄牙跟國外的交流不算頻繁,因此不像鄰國西班牙般,疫情大爆發。

不過,除非好像北韓這類國家,真的「與世隔絕」,否則久守必失,遲早會有輸入個案,然後在國內傳播。

葡萄牙現時疫情失控,主要有兩個原因。最致命的理由是,葡萄牙是少數在聖誕節期間,容許大型家庭聚會的歐洲國家。

葡萄牙的疫情在去年秋季惡化,但由11月初起,穩定地緩和下來,因此政府在12月初決定,在聖誕節前後幾天暫停實施部份防疫社交距離措施,讓國民跟親友面對面團聚。結果卻是人們親身接觸一多了,病毒立即廣泛傳播。

另一個原因是英國變種,今年以來的新個案中,差不多一半是英國變種,而英國變種較原本的武肺病毒種類,傳播得更快,快較致命。

葡萄牙跟英國有一定聯繫,英國有不少葡萄牙移民,葡萄牙也住了超過1萬英國人,英國變種傳入葡萄牙,並不出奇。

葡萄牙在1月中已全國封城,近期更封關,包括跟西班牙的陸路邊境,以及跟葡萄牙交往甚多的巴西,防止巴西變種武肺病毒傳入。

正面消息是,葡萄牙的武肺新個案這一、兩天已回落,需要看新一輪措施是否已經有效。然後,就要看疫苗接種情況。


本文部份內容來源:路透報導Politico歐洲版


【文首照片來自葡萄牙廣播機構RTP】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意女遭不慎注射6劑疫苗

意大利傳媒報導,一名23歲女醫科實習生昨天(9日)接受BioNTech/輝瑞武肺疫苗注射時,護士不慎一次過替她接種了6劑疫苗。

歐盟發通牒 警告不理匈牙利照發香港聲明

綜合 EUObserver 及 法新社德文版報導 ,歐盟外交高級代表柏瑞爾(Josep Borrell,文首影片截圖)昨天警告,會再花一星期時間協調27國立場,如果匈牙利堅持反對的話,歐盟及26國將不理匈牙利,照出聲明抨擊中國強行修改香港立法會選舉方法。

法兵聯署警告有內戰 一個月第二次

法國極右刊物Valeurs Actuelles星期日(9日)晚上在網上發佈了一篇聲稱由多名現役軍人聯署的信件,呼籲對付國內伊斯蘭主義,否則國家將陷入內戰,這是一個月內第二次有這類公開信出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政府的官員再度嚴辭抨擊,揚言要懲處參與聯署的士兵。 最新一封信件的聯署人全部為匿名,因為法國規定,士兵不能以個人身份公開作出政治表態,但聯署信稱這樣都不能令他們沉默,表示聯署者全為現役軍人,自稱為「火紅世代」。

英工黨57年老巢 保守黨在補選輾碎工黨

英國星期四(6日)連串投票開始出結果,最早出現的結果是下議院Hartlepool選區補選,結果保守黨以近7000票的差距,在這個工黨盤距57年的地區狂勝工黨候選人。

統派策略投票阻SNP奪過半議席 阻不了蘇獨呼聲

蘇格蘭議會選舉全部議席的結果已在星期六(8日)知曉,如上圖(來自英國衛報),5個政黨獲議席,蘇格蘭民族黨(SNP)當選64席,仍欠1席才單獨過半數。不過,綠黨也支持蘇格蘭獨立,因此蘇獨派仍獲足夠民意推動二次公投,勢能留任蘇格蘭首席大臣的SNP黨魁施雅晴(Nicola Sturgeon)揚言,沒有民主理據來阻止進行二次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