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右派4黨達執政協議12天 荷蘭終誕新首相料6月底履新

荷蘭4個右派政黨本月16日達成聯合執政協議後,終於 在星期二公佈到新首相人選,最大黨自由黨(PVV)黨魁 Geert Wilders 挑選了67歲反恐官員Dick Schoof為新首相 ,他表示會成為代表全國人民的領袖,擔任首相期間不會加入PVV等任何政黨。

歐盟峰會——意大利對荷蘭

歐盟今天(23日)稍後又會再召開一次視像峰會,這次是討論長遠振興全歐疫後經濟的措施。跟之前的緊急拯救經濟方案的討論一樣,這次峰會再次是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照片左)和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照片右,照片來自意大利政府網站)的對壘。


歐盟財長本月初同意了5400億歐元(4.5萬億港元 / 17.2萬億新台幣 / 4.1萬億人民幣 / 2.5萬億令吉)的抗疫救經濟方案,歐盟27國領袖今天會正式確認支持這個方案,他們今天轉向討論更長期的振興經濟方案。

下一步的泛歐經濟措施又再圍繞同一問題爭拗:「債務共同化」(debt mutualisation),即是27國聯合或歐盟直接發債,債務由27國一同承擔。孔特應該會再一次要求推出「冠狀債券」(Coronabonds),而呂特應該會再一次直接否決。

「冠狀債券」應該繼續不會在這次峰會通過,但西班牙在會前拋出了另一個接近「債務共同化」的建議,由歐盟成立一個1.5萬億歐元(12.5萬億港元 / 47.7萬億新台幣 / 11.3萬億人民幣 / 7萬億令吉)基金,來為各成員國的中長期振興經濟措施付款。

這筆基金當作歐盟的額外預算開支,部份會由各成員國額外增加向歐盟的撥款,但27國不可能霎時間突然多撥1.5萬億歐元,因此歐盟執委會一定要根據新拿到的撥款作為擔保,再到市場集資,以歐盟/歐委會名義向舉債。

理論上可以說這不是歐盟27國聯合發債,因為是以歐盟預算的機制來執行,但歐盟不會自己大規模舉債,上述做法其實已朝「債務共同化」走近。

這個基金的模式應該可獲通過,但細節就引起很大爭拗,當中最大的問題是,究竟成員國從這個基金拿錢,應以低息貸款還是資助補貼的模式進行?如果是前者,在賬目上這筆債務依然落在相關成員國身上,後者則是要27國分擔。

跟之前一樣,早前支持「冠債」的法意西葡四國要求資助,孔特在這次峰會應該會循例提出「冠債」後,很快就轉向支持西班牙方案,並要求用資助模式。呂特就肯定反對資助。

除了疫後經濟振興外,現時歐洲有關抗疫經濟措施的辯論,基本上跟更宏觀的歐盟預算辯論是一致的。

在2月下旬歐洲瘟疫大爆發前,歐盟仍在忙於討論2021-2027的七年預算框架問題。歐盟領袖是每7年一次討論歐盟的預算框架,然後每年的正式開支預算則每年再微調,細節可以重開我7年前寫過的文章「7年一度的10萬億預算爭拗」「德國財金路線仍勝」

但現在跟7年前有一個很大的分別:歐盟少了一個成員國,還要是原本第二大淨貢獻國英國。歐盟收入少了,希望進行的項目卻多了,那就要處理一個問題:究竟是削減開支,還是增加成員國的撥款?

「淨貢獻國」(即向歐盟撥款多於從歐盟基金獲得的資金)當然希望削減開支。在歐盟預算的討論中,已有「節儉四國」(Frugal Four)的聯盟出現,分別是荷蘭、瑞典、奧地利和丹麥,基本上在抗疫經濟措施討論中,最抗拒「債務共同化」的也是這4國,另外芬蘭也傾向在這個陣營,但立場沒這麼強硬。他們擔心,有國家借疫情,乘機把疫前的債務拋出來要其他成員國分擔。

相對「節儉四國」,希望增加成員國撥款的成員國就組成「凝聚之友」(Friends of Cohesion),有15個國家,包括中歐的保加利亞、捷克、匈牙利、波蘭、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波羅的海三國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以及南歐的塞浦路斯、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和馬耳他,另外沒正式加入的意大利也屬這個陣營。所謂「凝聚之友」,是因為歐盟收到成員國的撥款後,絕大部份是透過不同補助基金來用回成員國身上的,其中一個用來補助貧窮地區的基金叫「凝聚基金」。

上述16個國家,再加上法國,都是從歐盟基金取得不少資金的國家,因此傾向要求盡量保留歐盟現有項目的規模。這批國家中,大部份在抗疫問題上,都傾向要有較大成份的債務分擔。

除了立場,哪些國家的領袖最高調表達立場,就跟他們各自國內的政治環境有關,國內越是有聲音強烈要求某一立場的,那些領袖就立場最強硬,而無論是什麼立場,這些領袖要對付的國內政敵都是一樣:疑歐/反歐盟派。

孔特堅持要有「冠債」,因為這次瘟疫大大打擊了歐盟在意大利國民心目中的形象,如果不能替意大利從歐盟取回一些好處,孔特會遭國內疑歐派批評;在荷蘭,疑歐派就強烈質疑庫房會否增加開支,因此呂特要展示出他在照顧好國家「錢包」的姿態。

正如我上述引述過的7年前文章,或是5400億歐元抗疫方案時所提及,有關歐盟財政的辯論,「德國必勝」。那麼,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持什麼立場呢?這就耐人尋味了。

德國是最大淨貢獻國,理論上身處「節儉四國」陣營,這一點在歐洲債務危機中表露無遺,但默克爾至今卻甘於在財政問題上退居二線,讓呂特發聲。她本週較早時曾暗示,可以接受某程度的「債務共同化」,但應該只限於透過歐盟預算的機制,而不是正式的「冠債」或「歐盟債券」。

默克爾立場微妙,主要涉及兩點:一、德國國內輿論傾向同情意大利的處境,跟之前認為希臘咎由自取不同;二、默克爾沒有連任壓力,反而孔特、呂特以至其他高調表達立場的歐盟國家領袖(例如法國總統馬克龍),全部都有意在下次大選角逐連任,對默克爾來說,名留青史更重要,她不可以在自己最多餘下一年半的總理任期內,任內見證歐盟瓦解,因此她更願意作出讓步來討好意大利。

相關報導:
EU leaders meet by video amid fears coronavirus could destroy European unity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二戰後第二次「暑假」大選 辛偉誠宣佈:提前7月4日大選

【文章上載於英國時間22日下午4時33分,更新於5時34分】 在英國政壇和傳媒熱烈討論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星期三下午5時過後證實傳聞,已獲英皇批准,提前至7月4日舉行大選,下週解散國會。

AfD建議只停Krah會籍 ID仍驅逐全黨9人出黨團

【文章上載於比利時時間23日下午4時28分,更新於下午4時56分】 離歐洲議會選舉只餘兩週,但德國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跟其他國家的盟黨的爭拗持續,雖然 AfD 提出只把今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逐出歐洲議會黨團「身份與民主」(Identity and Democracy,ID),換取 AfD 留在 ID,但ID成員星期四下午宣佈,已通過把 AfD 逐出ID。

極右言論遭法國瑪蓮勒龐割蓆 Krah不再替AfD公開拉票

上月其議員助理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的德國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又再惹起爭議,法國極右國民聯盟(RN)的領袖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據報批評 Krah 發表了維護納粹的言論後, AfD 星期三早上宣佈,Krah 在餘下約兩個多星期都不會再公開拉票 ,儘管 Krah 是 AfD 這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

新航收緊安全帶守則 SQ321倫敦飛新加坡航線避開緬甸

新加坡航空一班航班星期二遇到氣流導致一名乘客死亡後,新航收緊安全守則,並調整了來往倫敦和新加坡航班的路線。

工黨拒絕提名 前黨魁Corbyn獨立參選伊斯靈頓北

英國工黨拒絕提名前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參選下屆大選下 ,郝爾彬星期五確認以無黨派身份角逐連任下議院議員 。